正文 第三九九章 原来是“迷弟”?

作品:深山中的修道者

    一缕青烟从西南方夜空飘至,不对,应该是被摄来。

    土地庙里的这个阴司鬼魂被吓得不轻。

    出现在江小白等人面前的时候,鬼身在瑟瑟发抖,惊魂不定地微躬着身,看着江小白他们。

    实在太吓人了。

    自己被眼前的人隔着数里远施法就这么突然被摄了过来,毫无抵抗力。

    “不知是哪路神仙,小的是沪城西区浦东街道的一介阴身,司职土地一职,直属本地城隍的神仙管辖。”

    这位面相三四十岁,斯斯文文的阴魂,一边小心瞧着江小白等人,一边满是紧张介绍自己的身份来历。

    一边是报明自己的身份,一边多少让人知道,自己是有背景的,但脸色多少有些慌张,因为不知道这些人是干什么的,为什么摄他到此。

    “你既然身为本地阴司神职,怎如此胆怯,站好,我且问你话。”

    江小白看这个“土地”畏畏缩缩,惊怕的样子,略微训了一句。

    当然,语气也没重,他也知道上面八门牵头联合道门等百家建立阴司制度也是不久,阴司神职大都还是招募普通的青鬼,经过挑选组建而成。

    这个看起来斯斯文文,不胖不瘦的“土地”也就是一个普通的青鬼,没什么本事。

    “哎,大仙请问。”

    这位“土地”一听江小白说话,鬼身立马一正,赶紧应了一声。

    心里微微松了口气,对方只是问他话,应该没什么。

    “我问你,白真君这个名号你可认识?”

    江小白问他。

    “小司知晓,知晓。”

    “土地”听了,立马如小鸡啄米般点了点头,然后说道:

    “白真君乃是咱沪城城隍庙供奉的一尊主神像,供奉不到三四月,但庙里的神仙们每日都需上香,小司以前在城隍庙当职时,听说是很厉害的一位在世大仙……”

    江小白安静地听着,最后等对方说完,才面色平淡说了一句。

    “城隍庙在哪,你且带路。”

    说着,起身,抬手一卷,一股清风席卷,把众人托起,直往天上去。

    “大仙,使不得,使不得啊,小司擅离岗位,庙里的神仙会严惩我的。”

    这位“土地”被卷发出一声惊呼,叫苦道。

    这家伙胆子太小了,畏畏缩缩的。

    “不用担心,你只需要带路就行了。”

    江小白说道。

    没办法,局势所逼,这位“土地”最终只能给这几位能飞天遁地的高人神仙指路了。

    好汉不吃眼前亏嘛!

    一行人御空朝着东南内城而去。

    ……………

    而远在数十里外的内城,城隍庙。

    新年刚至的那个时刻,城隍庙里灯火未灭。

    白烛灯火,红黄烟香。

    这座东海边最大繁华都市的城隍庙里,驻守着七八位道士,明面上在世人眼里是庙里的观主,暗地里是主管这座繁华大都市里的阴司之职。

    这些道士刚沐浴更衣,换上道士服,摇着经幡,进行了一场新年科仪。

    祭祀在主殿里进行。

    主殿里只供奉着两尊泥塑。

    一丈二尺三寸的的道祖老子泥塑在主,侧边是一尊金身立像,手持着一把赤红色宝剑,威严煞气。

    这尊泥塑以往没有,刚立起来不久,建立起来后便在主殿接受着世人的香火。

    此泥塑对外称道家神号白真君。

    从供奉位置上看,地位非常尊崇,仅在道祖老子之下。

    这些道士拜完老子,再拜白真君。

    为首一位中年道士,左眉角带痣,面目白净,无须,点燃三根黑色香,手持,三拜,随后插在那尊金身泥塑前。

    退身一二三步,口中微念,抬起一只手,竖立胸前,掐着手诀。

    两三个呼吸后,他口中一声低喝,手指往前一指,一道白色真气直射入三根墨香云上的烟雾中。

    真气融入烟雾中,那烟雾瞬间翻腾,渐渐黄浦江边熙攘人群,烟花灿烂的画面。

    “真君伏妖,造化显圣,千秋香火,万民信仰。”

    为首道士口中一喝,从三根墨香的烟雾团中抓出一团白雾,然后双手快速在虚空捏抓。

    渐渐里面,一条斑斓小蛇和一个金色虚影在白色雾团中被抓捏而出。

    “去”

    中年道人一甩,将斑斓小蛇和金色虚影打入了三根墨香烟雾凝成的画面中。

    呼吸时间后,只见画面中一条斑斓大蛇在江中兴风作浪,不久后,一个金色神祗从江中出现,手持赤剑,将斑斓大蛇斩杀,随后退去。

    黄浦江上发生的画面,竟只是这道士在隔空施展一种玄妙法术的结果而已。

    施法完毕,中年道士袖袍一挥,将烟雾画面驱散。

    这次简单科仪就算结束了。

    “子阳师兄,估计这次作法后,庙里对真人的香火供奉应该是不会断了,别人没这么做,你倒是第一个,呵呵。”

    科仪结束,一位稍年轻,手持拂尘的黑裳道士说了话,脸挂微笑。

    “自然,真人为我道门柱石,坐镇道门基业,振乱世之纲,培养三百先天子弟,更先后传道数次,福泽百家,理应享受世人香火,我林某感激敬重,聊表真心。”

    这眉角带痣的中年道人对眼前真君神像抱拳,仰头看着这尊神像,眼中闪烁着熠熠神光。

    言语中有慷慨激情,情真意切,倒不似作假。

    他口中的道门柱石,传道数次,福泽百家,带出三百先天的那位“真人”,九州无有二人。

    而原来他在沪城世人面前施的这一场法,竟是为了表现他对这位真人的尊崇和敬重。

    林子阳是茅山中人,两年前他便奉宗门之命在这座繁华都市里坐镇,与上面联手承担起本城阴司城隍之职,完善阴司制度,治理城市中渐渐兴起的鬼怪乱象。

    他这人比较热血,对道家江真人的事迹最为热血清楚,三四个月前真人给百家讲道,场面盛大,后来他立起真人的神像,让他接受世人的香火和虔诚跪拜,前两天,他又听真人培养出三百道门先天,心情热血激动,在今日迎接新年时刻又自导自演了这一场“戏”,可以说是很真心了。

    在林子阳心中,真人当得起他如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