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四零零章 求人不如求己

作品:深山中的修道者

    “到了,到了。”

    清寒凛冽的冬夜,一道流光速度极快,“唰”的一下划过夜空。

    高空之上,被“抓来”指路的那位阴司土地传来惊呼。

    妈妈的,太吓人了,几十里的路,感觉这位大仙只是往虚空走了不到十步,就到了。

    严重刷新了他做鬼的认知。

    在他做鬼,成为一位小小阴司的有限认知中,他心里畏畏缩缩地在想,城隍庙里的仙人们好像没这人厉害。

    高空之上,江小白依声停下,神念一扫,找到了城隍庙的位置。

    随后脚步一跨,便与一行人消失在原地虚空。

    城隍庙里,各殿灯火通明,科仪刚结束不久。

    “本地城隍速出来一见。”

    一道略带威严的声音落在上空,紧随而至,是江小白等人的身影。

    那土地吓了一跳,“大仙”这么霸道的么,在他的认知里,城隍庙里的神仙们可是颇有威严的,手上不知杀了多少恶鬼阴魂。

    本着胆子小的性子,他缩了缩飘忽不定的阴身,往后面躲。

    要是他替城隍庙指路带来了麻烦,他小小一个土地阴司,可吃不住惩罚。

    一想,越来越欲哭无泪,后怕不已。

    而此时,林子阳等坐镇城隍的道士刚结束完科仪,正洗手焚香,做着收尾工作。

    猝然上空传来声响,众人神色微惊,纷纷从一座侧殿跨步出了来。

    而在与此同时,城隍庙侧殿供奉的各个泥塑和地下中,飘出一道道青色影子。

    待林子阳道士率先出来,仰头一望,看见虚空为首一人,脑袋一嗡,当即如炸了开。

    他立马弯下腰,躬身四十五度,低下头一拜。

    “茅山上清第三十六代弟子林子阳拜见江真人。”

    林子阳声音里满是恭敬,还有点狂热的味道。

    其余道士神色大变,赶紧躬身行礼。

    “崂山第四十五代弟子宋云风拜见江真人。”

    “茅山第………”

    “……”

    “尔等作甚,这是天地真人上师,还不拜。”

    在城隍庙里,还有各路阴司鬼差,一脸懵逼的看着。

    直到一声大喝,把他们惊醒,他们也赶紧躬身作拜。

    这些阴司认知有限,不知道真人上师是什么程度的厉害人物,但城隍等道家神仙都要作拜,那肯定了不得。

    一时,城隍庙里连人和鬼,百余,都躬身低着头。

    这般场景可把与江小白带路的“土地”给惊爆了眼珠子。

    连超度万鬼,惩杀恶灵,守护大城一方安宁的城隍大仙都要给眼前的人参拜,这人究竟是哪路神仙啊?

    简直了,了不得啊!

    “谁是本地城隍,出来说话。”

    江小白落下了地,扫了一眼,问他们。

    “回真人话,弟子便是。”

    林子阳往前一步,恭敬应答。

    江小白看了看这个面目白净的中年道人,便说起了刚才的事。

    “我方才在黄浦江观烟火,江中的神通假象可是你城隍庙为之?这‘白真君’又是怎么回事?”

    他问话时的表情虽平淡如水,但语气有些重,带着一丝责问。

    林子阳身后的几位道士一听,眼皮不由一跳,原来这方才的作法竟然被真人看见了,更重要的是,江真人对此事好像不高兴。

    大家不由心里惴惴了起来,江真人的威望在九州是跺一跺脚,九州就要震一震的,如果真人真为此事不高兴,就算真人不责难于他们,传出去,各家师门也定轻饶不了他们。

    但,林子阳脸上没有表现出这般表情。

    这位司职一城城隍,领治一城阴司的中年道士抬起头,眼睛里满是一种“自己没做错”的真诚。

    他又对江小白拜了一拜,随后道:

    “此事是弟子一人作法,真人若要责怪,林某愿当受罚。“

    “但恕弟子愚钝,弟子觉得自己没做错。”

    “哦?那你说说。”

    江小白眉头一挑,问他。

    但一股无形气势从他身上蔓延而出,把在场的人和鬼压的心惊肉跳,有一种窒息感。

    林子阳自然也受到了这种压力,但他眼神中仿有一腔热血,继续道:

    “真人您自成道以来,先救道门之危,振乱世之纲,后传道四方,福泽百家修行,乃我道门柱石,弟子心中仰望敬佩,便在几月前在此庙立了真人泥塑,前两天又听闻真人带出道门三百先天,心中波澜,便在今日新年时施了这么一场法。真人神通广大,又有功德无量,当享世人香火,虔诚颂赞。”

    “这便是弟子的想法。”

    林子阳一腔激昂地说完了。

    “噗嗤”

    不料,他一说完,与江小白一起的初音忍不住噗嗤一声,竟笑了起来。

    眉眼弯成了熟悉的月牙儿。

    原本让城隍庙百余人和鬼窒息的气氛瞬间被这笑声打破了。

    “师父,你还是不要板着脸了,人家好像没什恶意,挺崇拜你的。”

    初音给江小白传音,用一种挺俏皮的语气。

    师父被道门弟子崇拜,是自己人,初音这小妮子想。

    因为她也这样啊!就帮这方城隍说话,

    江小白被这么一搅和,本来心里有些不高兴,结果脸上被逗得哭笑不得。

    他听了这位担任城隍道士的言辞,其实要说,其实也难以生起什么不悦来。

    这位茅山弟子就是想让自己受万民敬仰,想让自己受香火供奉。

    他的立场点是完全站在江小白一方,他要不悦,责怪,有些不近人情。

    但对方的方式是错的,他不准。

    他得严正。

    “你既然说你觉得没错,那我变说说你错在哪。”

    说完,他朝着城隍庙里的主殿走去。

    自己的泥塑坐落在那。

    林子阳等人默默跟了上去,不敢言语。

    江小白走进灯火香火最盛的主殿,走到自己的金身泥塑前。

    在林子阳几位道士的惊讶目光下,对着自己的金身泥塑拜了三拜。

    “真人为何要拜自己?”

    “尔等应该听过一个故事,曾经有一个人有事相求去观音庙拜观音大士,祈求心想事成,但他在拜观音时,却看见观音大士自己对着自己的泥塑在拜,这是为何?那人问。”

    “观音答:求人不如求己。”

    江小白说完,抬手打出一道光,把面前自己的泥塑击成了粉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