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四零五章 诸子进山 百家进贡(下)

作品:深山中的修道者

    梧桐山,人一茬接着一茬的来。

    或独门独户,或三五成行,都是给道家真人江小白行礼拜年的。

    大年初一,要给长辈行礼拜年,这是传统。

    却意想不到,各门各派,散修游人,诸子百家不约而同前来。

    梧桐山聚集了百余人。

    最浩浩荡荡的一群,当属身穿青黑黄白道服的一群道士,足有四十五人。

    全真,正一道门各派,都已派遣出门中重要人物带弟子二三人前来给真人拜年,一一到位,不敢怠慢。

    里面有许多是那三百先天弟子中的一些人。

    道门如今发展鼎盛,有道家真人长袖荫庇,又有三百先天坐镇,发展势头,势不可挡。

    此时,诸子百家聚于一起,当属道门济济为首,也名正言顺。

    “龙门李逍子,携弟子二三,代龙门上下新年叩门,望真人开天门,现仙颜,受吾等晚辈行礼,鉴此。”

    “终南丘明远,携弟子二三…….”

    “茅山茅天三,携弟子…………”

    “天师………”

    道门众人一一对着浓雾遮掩的梧桐山合手作揖,躬身参拜,高声大喊,声音穿空击云,嘹亮入山。

    道门众人一带头,其余诸子百家,散修宗门来人,等道门结束后,也纷纷报山叩门。

    “天山逍遥派吴青,感真人昔日传道之恩典,奉宗门之命,逢大年吉日,特此与真人行礼祝科..”

    “散修李之柳,素来敬仰真人仙名,今日………”

    “…………”

    一声接一声,在这清冷的寒山白雪里回声不绝。

    当然,这动静一环接一环,自然传到了山间小院里。

    传到了正在热火朝天,香气四溢的后厨里。

    这个时候,江小白的第九道菜,红烧排骨刚要起锅。

    听到动静的第一刻,他有些诧异,神念放出去,就觉得大为意外了。

    这么多人,给自己拜年?

    转而想到今儿是大年初一,是拜年的日子,又有些释然。

    不过,今儿自己就像和家人,故友一起吃一顿团圆饭,喝喝酒,聊聊天,这么多人来梧桐山给他拜年,让他可是没想到,有些不备。

    “水月姑娘,我出去看一看,你把这排骨装下盘。”

    江小白与厨房里帮忙打下手的李水月说了一声,随后往外走去,边走边解掉腰间系着的围裙。

    他刚出厨房,便看见初音抓着一把青葱,颠颠地往外面跑,也是听了动静,出去看看去了。

    江小白穿堂踏身,从后院到了前院,再到了西崖边。

    其他几个人都聚集在西崖边上往山下瞧,唯独不见女王阿茶。

    “丫头,那位阿茶姐姐呢?”

    小鹿被空慧和尚牵着,张着黑亮的大眼睛正微微踮脚往山下瞅。

    听到自家哥哥的问话,小丫头转过头,轻声细气地回答道:“姐姐“呜”的一下飞走了,小鹿也不知道她去哪里啦。”

    她还挥舞着手脚,描述地很生动。

    江小白听阿茶出了门,眼神闪了闪,往白龙妖山的方向望了一眼,有些思虑之色。

    这位主,不会去妖气深渊了吧,希望别弄出什么岔子。

    他心里想着,然后被小丫头继续的话给扯了回来。

    “哥哥,你快看,好多人啊,他们都是来给你拜年的吗?”

    小丫头小手拉着哥哥的衣服,另一只手指着山下面,让江小白看。

    江小白摸了摸她的头,随后对一旁的老僧空明笑道:”让大师见笑了,江某也没想到会有此桩事。”

    “阿弥陀佛,小友谦虚了。小友功德兼备,才得人心,受人敬仰,贫僧该当学习才是。”

    老僧空明呼了一声佛号,没有什么花架子,一本正经如此言。昨日秉烛夜谈,老僧知道江小白做了许多事,有此场景并不觉得意外。

    “大师过誉,我也不备,锅里的菜还等着烧,江某得赶紧去解决才是,不能耽误了饭点。”

    江小白摇头,无奈一笑,随后一拂袖,梧桐山的云雾阵法从中间滚滚,两边分开。

    随后他背袖踏空,踩着一朵云桥往山下飞去。

    “看,阵法消失了!”

    “那便是江真人居住的道场。”

    此时,山下各路修行人士见梧桐山的云雾开路,纷纷你一言我一语,有些嘈杂,仰头张望。

    “真人现身了。”

    随后他们发现一道云桥而下,真人现身,现场又立马安静下来,有的人还浑身一紧,面色紧绷,显得有些紧张。

    江小白踩着云桥,下了山,离地数米高,便停了下来。

    “拜见真人。”

    众人合手在面前虚空划出一个圆,整齐划一地齐呼,躬身参拜。

    “诸位客气,天寒地冻,尔等远道而来,江某本该尽下地主之谊,却未曾想到,没有什么准备,倒是对不住各位。”

    江小白抱拳,温和一笑道。

    人以礼待你,须以礼还之,新年吉日,这些人千里迢迢,天寒地冻赶来深山与他拜年,虽让他有些不备,但说话礼数还是尽到位。

    虽说江小白如今地位超然,世人敬畏,但这并不是倨傲,高高在上的理由。

    “真人言重了,晚辈得见仙颜,已是幸事,其他算得了什么。”

    人群中,有一位年纪二三十岁,穿着白色唐装的年轻修士,面色激动地高喊道。

    这是一位跟着师父前来见识世面的年轻修士,修行界传道家江真人是高高在上,能移山填海,呼风唤雨的道家神仙,威势极大,杀过不少绝世强者,连西方传说中的神圣天使都斩杀过,积威甚重。

    如今亲自一见,真人不仅年纪比传说中的年轻,还言语自然和善,哪像外界传的那么“吓人”,一时激动,就“口无遮拦”了.

    当然,这个“口无遮拦”并不是指说错了话,而是在场许多都是诸子百家,素有声名的人物,他先抢出口,未免不符合礼数,轮不着他先说话。

    就是这个意思。

    他这一激动抢出口,有不少人眉头微微一皱,许多人更是把目光望向他。

    他还没意识到失了规矩严明的江湖礼数,他师父一个穿着墨色唐装的半百老者脸色一变,就低声拉住对方,呵斥了他。

    “混账,你激动个什么,这里哪轮得到你先插嘴。”

    这年轻修士转眼被师父训斥,马上就意识到在这种场合失了礼数,立马从之前的激动之色转为忐忑了。

    “呵呵,无妨,一点小事,好了,今日大年吉日,诸位千里迢迢远道而来,江某没什么招待,便与一碗清酒与诸位。”

    江小白不动声色将这个小小插曲揭过。

    随后他单手一挥,一盏盏黑陶碗凭空出现在众人面前,悬空着。

    接着,他朝天一抓,这片天地间方圆数里的灵气汹涌而动,几个呼吸时间凝成一团磨盘大的五彩云团。

    江小白不断对五彩云团施法。

    最终灵气化为透明液体,随着牵引,分化百道,流入各人面前的陶碗中,化为一盏清水,有浓郁酒香味。

    水是灵气化液,酒香是江小白的冥想神通。

    “吾与诸位同干这一碗!”

    功成,江小白举起自己面前的这只碗,道。

    “弟子茅天三代茅山上下祝真人道法自然,功德无量,”

    “弟子邱明远代终南上下祝真人..........”

    “晚辈公孙云代公孙家祝真人...........”

    “...............”

    山下,诸子举杯,百家行礼,送上祝词,一一饮下碗中灵酒,干净利落。

    而那些人喝完全是灵气的酒后,顿时感觉体内灵气从喉咙流向四肢百骸,身体各处毛孔发出迷蒙好看的五色灵光,通体舒坦。

    这一碗酒,可足抵数日吐纳炼气之功。

    算不上多么珍贵,但是真人赐下的,大家与有荣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