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四零九章 有人抢走了陈家的字画?

作品:深山中的修道者

    呼呼冬寒,老枝下座,茶雾渺渺,小院闲叙。

    诸人从老僧证第三果位,有佛陀转世之中惊醒过来后,话匣子便一下不可收拾。

    你一言,我一句,长辈主言,偶尔小辈也忍不住插上一两句话。

    哪里还有之前的拘谨,不放肆,转眼变成了个茶话会。

    乘言快语,谈奇闻,论古今,说修行……..

    这么说着,气氛活泛开,偶尔凝神,偶尔惊叹,偶尔玩笑两句………时间就这么过去。

    快到正午时,江小白忽抬头望了望天色,若有所思,随后趁着闲叙,把在小院外自个儿玩的小鹿叫了过来。

    “丫头,过来。”

    他起了身,对诸人说了句,然后走到院门前,对正抱着一些零嘴,用鞋子在院前雪地上画画的小鹿招了招手。

    “哥哥,怎么了?”

    小丫头倒是很听话,停下了,然后踩着雪屑子跑了过来,仰起头,眨巴着萌萌的眼睛,嘴边还有吃零嘴的碎屑渣子。

    “初二拜年,你去陈爷爷家一趟,嗯?”他脸上挂着笑,轻声征询小丫头的意见。

    初二按传统,是要外出给亲戚拜年的,兄妹二人没亲戚,陈老一家是外邻,但称的上。

    “好啊,哥哥不在的时候,陈爷爷有一次带我去新家过年了。”

    小丫头高兴地点点头,说着突然声音弱了下来,想起了以前不开心的事。

    这事之前听初音提起过,他刚出事的那年,陈老过年时亲自来接过小鹿,

    也正因为此,江小白心中有所思,还是让丫头去一趟好。

    有些因果,看透也好,还是两码事。

    “那我让水月姐姐带你过去好不好?”

    他继续说。

    “哥哥怎么不和小鹿一起去,陈爷爷见哥哥会很高兴的。”

    小丫头大眼睛里满是不解。

    “乖,上次哥哥去了,这次家里来了客人。”

    江小白俯身宠溺地捏了捏她可爱的小脸蛋,温和说道。

    “好吧,小鹿知道了。”

    小丫头吧唧了下嘴,答应了。

    要说,这丫头没让江小白操多少心,除了有小孩年纪的一些贪玩心性,一向听哥哥的话,善解人意。

    “好。”

    江小白笑了笑,牵着她小手进了院子,然后对坐在众人席上的李水月传了音。

    李水月走了过来。

    “水月姑娘这次劳烦你一下,带丫头去陈老家拜年,本来初音去合适,不过她在准备招待客人的饭菜,所以就劳烦你了,那户人家就在不远处的三水县城,不知姑娘可否知道位置?”

    “哥哥,我知道。”

    小鹿在旁边跳起来举手。

    “公子客气,妾身曾见过这位老人家,而且小鹿知道就行了。”

    李水月微微一笑,一口应许下来。

    这事便成了。

    江小白又亲自从地窖里拿出一坛土封酒,出了来。

    “丫头,这是给陈爷爷的拜年礼物,抱着。”

    他笑呵呵地直接把这坛重一二十斤的酒给小丫头抱着了。

    丫头修行,虽小,却有力气。

    江小鹿小手抱着,头都遮挡住了,模样可爱。

    然后,李水月便带着江小鹿乘风而起,驾空远去。

    “汪汪….”

    小奶狗大黄在院子里急的冲着天空跳起大吠。

    “呵,原来丫头忘带你了!”

    江小白忍不住乐呵一笑,一抬手,把大黄扔了上去。

    随后手背身,闲庭信步般,又走到老桃树下看见刚才一幕呵呵直笑,等着他再叙的诸人当中,坐下。

    ……………..

    离梧桐山数十里外,三水县城。

    这座大山里的小县城,显然要比九州尘世其他城市要特殊许多。

    这里是防止白龙妖山妖兽进入人间城市的第一道防线其中之一,驻扎着大量的军队和热武器,以及一些来自八门的修行者。

    自从前不久白龙妖山发生异变,发生超大规模兽潮和战斗,这些县城里的防守力量更进一步加强,密集的火力网快构造成铜墙铁壁。

    而县城里的居民,上次大规模兽潮着实太过恐怖,许多当时慌忙逃命,被吓着了的人,这些日子陆陆续续回来了一些,但依旧有许多在外。

    所以在这热闹的新年春节里,三水县这座县城就显得冷清许多,街上行人冷清,鞭炮声也零零散散,成不了热闹气候。

    数年前,这座各族山民齐聚热闹,鞭炮喜庆的场面,也再也不见。

    新村,这座几年前第一次发生兽潮时,数十深山村寨被屠戮后重新构建的村落,这日大年初二,还算热闹。

    这里的人,都是曾经居住在深山里的山民,家乡被兽潮屠戮后,围住于此,他们与那些外迁没回来的人不同,他们根就在大山这里,出去就是漂泊无依,所以大多人选择继续留住于此。

    新村,西北角,曾经桃花里的村民划分在这一片居住。

    这日,陈老家,人多,但却不甚热闹。

    陈老家的亲戚,桃花里的一些乡邻,还有陈渊妻子家的父母都来了。

    本来人丁多,这年自然就热闹一些,但陈家老爷子前不久因为一件事,气的吐了血,最近身体不好,带病在床。

    事情的起因倒是件从未听闻的大事,是因为陈家有一件仙人字画,前不久在兽潮袭击中发挥出令人目瞪口呆的仙家力量。

    后来,驻守在此地的仙人来了,把字画软硬兼施地带走,这事就不了了之,而陈老把这字画看的比命都重要,却敌不了仙人的威势和手段,从而气倒。

    这事在新村里已经不是什么秘密,倒是陈家手中仙人字画的来历,成了一个其他人茶余饭后津津乐道的谜!

    仙人,对这些离白龙妖山很近的山民来说,已经并不是什么虚无缥缈的传说了,毕竟妖兽,真龙都亲眼见过。但对普通人来说,仙人还是需要敬畏和仰望的。

    这日,陈家厨房里,女眷们在厨房里忙活着中午饭,小孩在外面疯跑拿玩具手枪”biubiubiu“,玩着最近兴起的打怪兽游戏。

    几个亲戚和乡亲在打牌。

    一间偏房里,陈老孙子和妻子小云在搀扶病榻上的爷爷起床。

    过一会儿,饭菜就好了。

    “爷爷,这几天是过年的高兴日子,您别气苦,把自己身子熬坏了,小白叔要是见你这样,肯定不会答应的。”

    陈渊,如今成了一个几月大孩子的爹,胡子茬长了不少,看起来异于往日的成熟稳重,他见爷爷如此,有些无奈与担忧。

    “唉……”

    气虚的陈老没有说什么,只是长长叹了口气。

    “小白叔也是仙人,那些人不见得比小白叔厉害,您当时要是说字画是小白叔的,说不定…”

    陈渊话里也有些不甘心,其实他之前也不知道小白叔当初不辞而别留下的字画有“仙家神通”,那么厉害。

    既然如此,那小白叔应该是个很厉害的仙人,至于有多厉害,陈渊不知道。

    “住嘴,不准说。”

    却见原本气息衰弱的陈老突然转头对他大声一呵,浑浊苍老的眼睛中满是威严。

    把陈渊吓了一跳。

    “好好好,我不说,我不说,您别生气。”

    孙子陈渊在陈老面前不敢犯冲,自然乖乖顺着。

    至于他妻子阿云则一直在旁边扶着陈老没说话,她是知道陈家跟一位传闻中的仙人有很亲密的关系的。

    那位仙人曾经在差不多半年前爷爷陈老病重痴呆时来看过他,留下了一副字,后来老爷子的痴呆就神奇地很快好了起来。

    只是可惜,那副神奇的字画被此地防守妖兽的高人上门软硬兼施带走了。

    而那位与陈家关系紧密的仙人,也没出现过了,而且陈家老爷子对这位仙人只字不提,更让家里人谁也别提。

    似乎有所忌讳!

    也不知陈老爷子心里如何想。

    “饭好了,铺桌。”

    屋外传出了声音。

    夫妻俩扶着老爷子出房门,之后便传来噼里啪啦地热闹爆竹声。

    而这时,远方天空,一道白浪破空划过。

    不久后,流光一闪,从天而降,现出两个人影来,还有一只小黄狗。

    两个人影,一大一小,一个一身素袍,清淡出尘的女人,一个抱着酒坛子,米许高的小女娃。

    两人出现在一户院门前。

    院门虚掩着,清冽的空气中夹杂着未散尽的硫磺烟气。

    四周也陆续传来爆竹声响。

    “姐姐,到了。”

    小女娃高兴地叫着,抱着酒坛子笨拙地往院门前走。

    身后的出尘女子淡淡一笑,跟了上去。

    (经过深思熟虑,准备送大黄安乐死,已经不能进食了,不能怎么动了,望好,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