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四一零章 呵,好大的胆子!

作品:深山中的修道者

    陈家大院,堂屋里,菜碟铺桌,亲朋满座,屋里飘着浓郁菜香气和香烛烟火味。

    “来来来,各位新年快乐,年前家里添了新丁,两家都高兴,我敬各位亲家一杯,不过亲家大爷身体不好,我就不劝酒了。”

    大年初二的饭桌席上,陈家一家与拜年的客人摆了两桌,算是热闹,其中,陈渊妻子的父亲站起来,端了一杯酒,满脸高兴地说了一席话,给陈家人敬酒。

    其实,作为亲家,眼瞧着陈家气氛不对,不行啊,这亲家就想在这大年日子里,说些喜庆话,提提热闹神。

    虽说传闻陈家仙人字画被夺,老爷子气倒,但也还有高兴事,家里刚添了新丁,喜气还是有的。

    经过这么酒过三巡,菜过五味,加上不远处传来家家户户开年饭的炮竹热闹声,这席间的气氛倒也慢慢热闹起来。

    “爸,你身体还病着,少喝点酒,吃点东西吧,这汤不错,活络身子。”

    其他亲朋热闹,但席间陈老就病恹恹的沉默寡言,想多喝几口酒,旁边的儿子陈强拦着。

    陈老手微抖着,沉默放下酒杯,微喘一口气,没有什么精神。

    陈强干看着父亲,心里很不得劲,这年过的颇为没意思。

    事情过去好多天了都,他跟爸劝了,他们就是一普通老百姓,跟高高在上的“仙人”不是一个世界,气坏身子也是白搭。

    陈强也知道那“仙人字画”小弟给自家父亲的东西。

    不过他不知道当初本以为过世的江小弟突然出现了,为何又不辞而别,跟当时痴呆的父亲说了什么,事后好转过来的陈老严厉嘱咐再也不准家里人提江小弟的名字。

    但陈强知道,这个曾居山中的江小弟,跟他们已经不是一个世界的人了。

    “唉…”

    想到此,尽管这新年鞭炮声热闹,这五十多岁的汉子,心里也有种说不清道不明的莫名滋味。

    “吱呀”

    就在这时,院门被推门发出吱呀一声,一个小小的身影憨态可掬地跨过院门,出现。

    紧随着,在这院子里家家户户的远近鞭炮声中,一声娇脆清亮的喊声传进了堂屋。

    “爷爷!”

    屋里的人举杯的,夹菜的,喝酒的,都闻声侧过头往屋外疑惑望去。

    而正对着院门坐着的陈老率先看见那个熟悉可爱的小身影,猝然一愣,随即浑浊苍老的眼睛里接下来爆发出或许惊喜,或是不可置信的光芒。

    “小丫头。”

    一声欢喜又带着略微发抖的呼喊。

    陈老爷子原本虚弱的身子骤然从座位上起身,蹒跚着脚赶快出门。

    “是小不点。”

    “天呐,是小鹿这丫头。”

    “………”

    陈家人还有桃花里的亲戚,都神色惊喜地纷纷放下碗筷,起了身。

    只剩下,陈渊妻子一家人,看见这场景,有点疑惑。

    不过一群人紧接着目光一滞,目光有些发愣怔神。

    在小丫头身后,一个女人的出现,让院子里空气瞬间一静。

    因为他们从没见过这么漂亮的女人,就像是画中走出的人儿。

    一身素色长裙,长发插簪,青丝垂肩,在这肃冷寒霜天,烟火随风卷的小院子里,就像是下凡的仙女,清尘脱俗。

    给小屋里众人的感觉就是如此,如此惊艳!

    不管男人女人,还是老少汉子。

    唯一不受影响的还是陈老,他脸色惊喜地褶子直起,蹒跚地冲到小院,在小鹿面前蹲下身,一双布满褶子与老茧的手在微微发抖,扶住小丫头。

    小丫头“哎呀”一声脆声,呼呼可爱把抱着的酒坛放下来。

    “陈爷爷,小鹿好想你。”

    小丫头小虎牙咯咯一笑,身子就欢呼扑倒了陈老爷子的怀里,小嘴吧唧亲了陈老一口。

    很温暖,很可爱的小家伙。

    陈老一把抱住这让人心心挂念的小丫头,高兴地老泪纵横。

    自打小丫头几个月大来到桃花里,老人便与小丫头结起了缘分。

    自从两兄妹的爷爷江老爷子去世后,哥哥江小白出去采药,或是外出,还小的江小鹿便经常丢给陈老照顾。

    要说,陈老与江小白是亦亲亦友,小丫头和陈老就算的上爷孙的情分。

    “爷爷不哭,小鹿给你来了新年礼物哦,乖。”

    小丫头在陈老怀里用小手替高兴的陈老擦眼泪,然后轻声萌萌地指着面前的酒坛。

    “你这小不点,一晃长这么大了,这酒坛子你都抱得起了。”

    陈老满脸高兴地不断用布满老茧的手摩挲着小丫头的脸蛋,整个人的精神气都提起了好多。

    “这是哥哥让我抱的。”

    小丫头虎牙直咧。

    陈老爷子一愣,眼神有些变化,期待地问小鹿,“哥哥呢?”

    “家里有客人,哥哥让大姐姐带我来给爷爷拜年。”

    小鹿说道。

    陈老眸子一闪,掩饰眼中一抹失望,不过此时听言才把目光往上望,打量着小丫头身后的女子。

    女人身上的那份气质,让陈老眼神有了些波动。

    人老成精,且不说陈老有些见识,这女子不是凡俗人,一身装扮气质就可窥见一二。

    “老头子陈云山,感谢姑娘带小丫头过来。”

    陈老虽是大山山民,却是最懂规矩,知礼道的老人家,起身,牵着小丫头的手,给一身白衣的古国公主李水月行谢礼。

    “老人家客气,您是公子敬重之人,小丫头亲近之人,不敢称谢。”

    李水月轻声淡笑,随后反问一句。

    “老人家好像身体抱恙?”

    “陈爷爷身体不舒服吗?”

    江小鹿仰头望着,不解问道。

    “没事没事,走,小鹿,而陈爷爷带你吃好吃的。”

    陈老爷子低头满脸笑容地跟小鹿说着,随后与李水月真诚道:“饭菜已上桌,还请姑娘你不要嫌弃。”

    李水月没说什么,淡淡点了点头。

    却说,此时这院子里亲戚朋友,也就陈老说话了。

    陈老家陈强其他人本来见了小丫头很高兴,但古国公主李水月有一种气质,让人不敢上前。

    结果,李水月与小鹿一同上桌了,被请在主座,原本相互敬酒有几分热闹的场面不知怎么的,瞬间变得斯文拘束起来。

    斯文喝酒,斯文吃菜,连身为主人家的陈强,秀芬婶跟李水月客气两句,说话都变得不像本家主人了。

    只有小鹿挨着陈老爷子一起,陈老爷子不断给小丫头夹菜,问好不好吃,小丫头在乖巧回应着,惹的老人甚为宽慰。

    俨然这场饭桌的热闹便只在这一老一少两人间了。

    看的陈渊妻子的父母心里有些吃味,也没见老人家对刚出生的重孙子有这么喜爱,怎么对一个小女娃如此好,连之前病恹恹的身体都似乎好了。

    而且,这小女娃是陈家的孙女?怎么陈家那边人都这么很高兴,也没听过啊,还有那个穿着不像现代人,像仙女似得女人是谁呀?

    一脑子奇怪和懵然。

    一顿大年饭,就在这样的气氛中过去了。

    饭吃完,老爷一刻不放小丫头,逗弄小丫头有说有笑。

    至于,李水月也不打扰,也不让陈老家人招待,在院子里安静坐着。

    “小鹿,该回去了。”,

    过了一会,她瞧了天色,起身招呼道。

    这一声,让陈老一家人瞬间眼神紧张了起来,不舍得小丫头走。

    陈老紧紧牵着小丫头的手。

    “姐姐,我还想玩一会。”

    小丫头善解人意,跟李水月说道。

    李水月点了点头又重新坐下。

    却见这时,陈家孙子陈渊在眼神犹豫一会儿后,拉着妻子走到了李水月面前。

    “额…姑娘应该…认识我家小白叔吧。”

    陈渊在李水月面前有些紧张。

    “认识。”

    李水月点了点头。

    “我有些话要说。”

    陈渊望了爷爷陈老的方向一眼,然后将想说的事微微道来。

    他把驻扎此地防御妖兽的几位仙人强取豪夺小白叔送给爷爷字画的事说给了李水月听。

    李水月一听,秀气的柳叶眉慢慢挑起,如飞枝满霜,冷笑一声。

    “呵,好大的胆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