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四一一章 吾八门诸人拜见小师叔!

作品:深山中的修道者

    冬有阳,暖霜寒,院有垂杨柳,只是未开枝。

    “丫头,姐姐出去一趟,很快就回来!”

    古国公主李水月起身,与正与陈老爷子玩掰手指游戏,不亦乐乎的小鹿说了一声。

    “嗯,大姐姐去吧,小鹿会乖的。”

    小鹿萌声萌气地清脆着童音,点了点头。

    而陈老爷子,原本满脸笑容的脸上,露出些许奇怪和狐疑。

    此时,李水月径直推开门,走出院子,消失在陈家人的视线中。

    却见陈渊这小子,像小偷似得,后脚跟了上去。

    当他打开院门,探头探脑地望向空旷外面时,却已不见那位宛若神仙女子的半分踪影。

    而前前后后,不过数秒。

    他神色有所惊,心中更加有所确定。

    方才他向这个仿佛画中的女子打“小报告”时,说驻守此地的“仙人”抢走了小白叔给爷爷的字画,对方听了后,说了一句“好大的担子”。

    那句话听着给人莫名的底气,好像并不怕那些“仙人”,陈渊有些期待,有些悠然神往。

    却在这时,陡然一声沉喝惊醒了陈渊。

    “陈渊,过来!”

    却见刚才还逗弄小鹿,神色高兴的陈老爷子面色忽然沉了下来,有发怒的征兆。

    陈家夫妇一愣,亲家二老更是莫名其妙。

    倒是陈渊有些心虚的样子,他知道爷爷严厉说过不允许说这事,但也只能唯唯诺诺地走了过去。

    “你跟那位姑娘说了什么?”

    陈老沉着脸,眼神严厉地看着孙子陈渊。

    老人古稀年纪,有着世事洞察的眼力和睿智。

    他觉得事情看着蹊跷。

    却见陈渊面对老爷子的质问,嘴巴嗫嚅,显然有几分心虚。

    “快说!”

    陈老爷子看着陈渊长大,自然了解自己的孙子,见他如此,明显有事,自然心中有所想,于是脸色更沉,呵斥道。

    “爸,你干嘛发火啊,别吓到了小丫头,况且你身体本来就不好,而且渊子能跟姑娘说什么,人家来作客,肯定是招待两句。”

    陈渊的父亲陈强见突然这样,忙拉腔。

    “是啊,亲家爷爷,渊子也没做什么错事,您训斥他干啥子嘛。”

    陈渊的岳母见自家女婿被陈老爷子凶,出来帮腔,显然觉得有些莫名其妙。

    “陈爷爷,别生气好不好。”

    江小鹿这小丫头也乖巧懂事地说了话。

    “乖,爷爷没事。”

    陈老爷子摸了摸小鹿地头,然后抬起眸子,依旧严厉地问一旁的陈渊。

    “你说不说?”

    “我说,我说还不行嘛………”

    陈渊这时也犯了冲,噼里啪啦地把刚才说给李水月的话重复了一遍。

    “就这样,您为这事干置气气坏了身子,还不让人说,人家跟小白叔都是仙人,这事得让小白叔知道。”

    陈渊不服气地说道。

    他对字画被夺的事也心里有气却无力,眼瞧着老爷子对这事耿耿于怀,一个人置气,却不谈小白叔,觉得莫名其妙。

    此时也难免有些犯冲。

    却是下一秒,他就秒怂了。

    只见陈老爷子突然起身气急,扬手要掌掴他。

    “混账东西,你再说一遍。”

    陈老是真动怒了。

    “爸”

    “爸”

    “哎,您这是干什么啊,亲家爷爷。”

    “……..”

    陈渊的爸妈和岳父母赶紧劝架,拉住暴怒如狮的陈老爷子。

    而刚才还不服气的陈渊,站在那里,面色有些惧怕和尴尬。

    要说,整个陈家,都怕严明的陈老爷子,以前在桃花里的时候,陈老爷子就素有威望,循规严明。

    “爸,别生气,这事应该让江小弟知道,您怎么就是不让我们提呢,留一个人生闷气,气坏了身子。”

    身为陈老儿子的陈强,也不懂自己父亲在顾忌什么,不允许家里提江小白,只是一个人气倒了身子。

    “住嘴!”

    结果他这一相劝,换来陈老爷子的一声怒喝。

    陈强嗫嗫嘴。

    而陈家亲家父母,听这些就更糊涂了,不知道闹的什么。

    “陈爷爷,有人抢了哥哥给你东西吗,哼,真坏,不过姐姐很厉害的,她会拿回来的,别担心。”

    小鹿这时候萌声萌气地来了个“霸气宣言”,小嘴嘟嘟的。

    当然,大人不太放在心上。

    而这时,陈家小院里咋呼呼地就窜进来了一群人。

    “真是小鹿这丫头。”

    “快来看,小鹿这丫头长大了,相没变。”

    “……….”

    原来是一群原来桃花里的父老乡亲听消息来到了陈家小院,见了小鹿这小丫头,都一个个热闹欢喜地围了上来。

    而原本陈家里闹的动静,也被这群热闹的桃花里父老乡亲们给冲垮了。

    小鹿被赶来的父老乡亲们左抱抱,右捏捏,欢喜的不得了,而小丫头也高兴地叫着一个个熟悉的名字。

    院子里瞬间闹腾。

    而一刻钟后,出门的李水月从院门外进来了。

    这个时候,陈家小院挤满了桃花里的父老乡亲,主角是小鹿这丫头。

    她一进来,院子的目光都盯着她看,看的有些怔神。

    太漂亮的姑娘了,看的出神。

    “姐姐回来啦。”

    小鹿小跑着过来牵李水月的手,然后高兴地指着一个个桃花里的乡亲,说这是张大娘,以前给我炒米吃,这是柳爷爷,以前给我吃了一个鸡腿……

    李水月淡笑着,乡亲们也被惹得哈哈大笑。

    而就在这欢声笑语中,天上一片白云飘下,落在院门大门的空旷院门前。

    乡亲们大惊失色,一阵惊乱。

    “天呐,是仙人!”

    只见,白云落地,出现一批穿着各色长袍的人,有仙风道骨的老者,有气质慑人的中年人,有神采飞扬的年轻者,大约三四十人呢。

    飞天而至,随白云来,自然是仙人也。

    而当这群“仙人”齐齐踏进陈家院子时,陈家院子里顿时轰动,众多乡亲竟齐齐跪拜,磕头。

    但当一切峰回路转,让众人不敢置信的事发生了。

    一声声清喝如雷响起。

    “吾八门斗字门诸人拜见小师叔!”

    “吾八门阵字门诸人拜见小师叔!”

    “吾八门药字门诸人拜见小师叔!”

    “……….”

    那些“仙人”,竟对着院子正中二人,齐齐躬下了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