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四一六章 以蝼蚁之身 卜天下之局(下)

作品:深山中的修道者

    “呼“”呼”

    次日,清晨,北风呼啸。

    冰冷的风如风刀子,刮秃了山川万物,冷冷清清,了无生气。

    天有小雪,如细碎的柳絮,在天地间洋洋洒洒,下了漫山白毛。

    “噗…..”

    西北这座荒山的一条山道上,有马儿喷嚏声,打了卷儿,喷出两道白练。

    两人,一条黑马,在白毛雪舞沸沸扬扬的天色间,若隐若现。

    二人牵着一条黑马行到快至山脚下时,停了下来。

    寒风瑟瑟,有雪飞舞,天地冷清,二人将要离别。

    “爹。”

    女儿月笙眼中有担忧之色,欲言又止。

    “别担心,我很快就会回来。”

    王玉京拉着一匹白鬓黑马,风雪染白鬓角,与女儿月笙笑着说。

    数年前曾坑杀鬼谷王家上下,引发无名山血案,这个狠辣果断的男子,如今大半华发,在女儿面前,一笑,就是个纯粹而慈祥的父亲。

    “我不明白,您说当初退隐江湖,要过安安稳稳的日子,为何偏要去管这天下虚无缥缈之事,就因为您不惜数十年寿元占得一卦?这事谁说得准,就算是,这也不是您能参与的啊。”

    女儿月笙还在挽留,觉得此事父亲王玉京最近似入了魔,昨夜突然的决定实在有些不可理喻,语气有些激动。

    她隐隐觉得父亲此去不妙,虽然父亲不说,但她心里着实跳的慌乱,不安。

    不惜寿元,强窥天机,占得一卦,天地将有大劫,思而后动,出山一去。

    王玉京隐居荒山数年,几乎与世隔绝,此行便要出山。

    “月笙,有许多事情你还不懂。”

    王玉京转身,眼中望着山下风雪漫漫,天地苍茫,悠然一叹,有些向往。

    “世道数年,修行现,真仙显,妖魔出,当真精彩。”

    “以蝼蚁之身,卜大世之局,为父终究是鬼谷门人,有自己的骄傲。”

    “走了!”

    他说完,飞身上马,干脆简单留下一句,随后马蹄飞卷,冲进白毛飞雪,一片苍茫中。

    马蹄远行,背影渐去,化作一道流影,入了苍茫天地。

    他王玉京,终究是不甘寂寞的!

    就算是蝼蚁之身,又如何。

    ………..

    不久后,九州道家圣地龙虎山有人敲钟拜山。

    时隔数年后,鬼谷门徒再次现世,带来耸人听闻的消息。

    九天星宫移位,天地将有大劫,南方朱雀之地将是起源!

    鬼谷门徒要见道家真人,让真人证法,真人不在,鬼谷门徒下了龙虎山。

    这天,诸位道宗掌门立于仙岩极顶,看着那道黑影下山远去,面色各异。

    “又是鬼谷门徒,三年了,鬼谷一脉当初引发的劫难现在想来依旧让人心惊。”

    武当一脉仙风道骨,白衣背剑的游掌门,抚着白须,神色一叹。

    他说的自然是三年前鬼谷一脉引发的无名山血案,至今历历在目

    “王玉京,此人名号之前并未听闻,当初一事鬼谷一脉好像被灭门,他又是如何….”

    茅山掌门茅天一眉头微皱,望着下山远去的那道背影若有所思。

    “诸位暂且不论这个,关键是此人说的九州将来会有大劫,南方朱雀之地是起源,这件事…..”

    天师道张天师言语满是犹疑,眉间紧皱。

    他话没说全,因为他觉得对方拜山一上来就说诸天星宿移位,九州日后将有大劫,要求面见江真人,这个消息太过耸人听闻,又没有可依据的话,只是占卜观星,玄妙难辨,难以追究其实,实在令人难以信服,有如儿戏耸听之言,就让对方走了。

    “此事听之太过儿戏,而且此人修为刚过先天,整个九州都没有此人所说言论,他又是如何占卜出来的?”

    终南山的掌门发话了,扬眉垂眼,言语中已表明了态度,当做是虚妄之言。

    就像他说的,如今整个九州修行辈出,诸子百家并进,甚至有陆地神仙,却第一次听到这种危言耸听的言论,对方的修为虽是先天,在如今的修行界也只是中流而已,这种说辞在实力为尊的修行界是站不住脚的,更何况对方虽说自己是鬼谷门徒,但却无人知。

    “如果他真是鬼谷门徒,以鬼谷一脉历来传闻玄妙的占卜术法….”

    “此事就先放着吧!”

    最后,诸位掌门还说了两句,便各自散去了,此事也不了了之。

    但他们没想到,之后不久,意料之外的风波发生了!

    鬼谷门徒现世,日后九州将有大劫发生的言论不知怎么就在修行界慢慢传开了。

    修行各路开始尽当是危言耸听之言,尽是嘲讽,玩笑,什么鬼谷门徒,什么大劫。

    “三年前那件禁忌,鬼谷一脉不是被灭门了吗?”

    “肯定是沽名钓誉之辈,在造谣生事,什么大劫,吃饱了撑的。”

    “估计是某些人想借鬼谷一脉的名声,在修行界骗吃骗喝、浑水摸鱼吧!”

    “鬼谷一脉三年前都被灭门了,就算有人冒充,也没人指认。”

    “……….”

    九州修行界一开始对这种危言耸听的言论和什么鬼谷门徒尽是嘲讽玩笑不屑的,以为是有些人浑水摸鱼,弄些无稽之谈,自然也不放心上,但随着一个人的出现,局面瞬间转向另外一个角度。

    出现的这个人叫王玲香,三年前被灭鬼谷王家家主的孙女。

    修行界都以为鬼谷王家这位女性嫡系在当初那件事时随着鬼谷王家覆灭死了,随着世道大变,岁月愈久,许多人都忘记了有这么个人。

    直到现在,此女隐姓埋名三年突然出现,并公然说出了三年前那桩尘封往事的具体细节,让修行界顿时燥沸。

    九州出现,传言九州之地将有大劫的鬼谷门徒叫王玉京,当初鬼谷王家的弃徒。

    三年前,鬼谷灭门和无名山惊变,是他一手谋划的!

    这无疑是个重磅炸弹,因为三年前那件事在修行界一直是个禁忌,当时死了诸多修行前辈,修行界元气大伤。

    而若此人真谋划了三年前那桩事,那如今他预测的传言是否是真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