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四一七章 天下竟无一人信他!

作品:深山中的修道者

    三年前,一场无名山血案,数百修行者无一生还,震动九州修行界上下,元气大伤,至今让人心有余悸。

    如今,始作俑者浮出水面,时隔三年再现江湖,还带来九州将有大劫的消息。

    一时,风波恶!

    “传令下去,捉拿此人。”

    “魑魅魍魉,此人不祥,人神共诛之!”

    “………”

    修行界各处冒出愤怒的声音,扬言要诛杀这位鬼谷弃徒。

    当时,无名山惊变,有多少九州宗门前辈惨死,听闻此事幕后黑手竟是这位鬼谷弃徒,许多百家中人心有大恨,激起沸扬,竟然一一发起了追杀令。

    同时各路也“辟谣”这名鬼谷弃徒所说九州将有大劫的言论是危言耸听,想搅起风波,又要作乱,乃不祥之人。

    一时间,九州诸多势力对这位鬼谷弃徒开始了追杀,并有一些各路江湖好手,欲在九州修行界扬名,参与了进去。

    新年伊始,冬寒未尽,春风未暖,一场腥风血雨围绕着鬼谷弃徒而起!

    并迅速愈演愈烈!

    二月中旬某一个黑夜,江北汉川,江风萧瑟,吹的心尖儿微凉。

    小小渡口,大船小船三五只。

    一个黑影徐徐走在黑夜萧瑟中,衣带飘飘向渡口走去。

    “出来吧!”

    临至渡口还有十数米,黑影在黑暗中停住,转身。

    一双黑亮的眼睛在漆黑中闪烁着亮光。

    “呼呼….”

    天地间这片黑暗很静,似乎只有萧瑟江风在呼呼地吹。

    不过,一两个呼吸后,黑暗中数十米远的地方,一个个黑影从地下钻了出来。

    竟是从土里钻出来的,达十数之众,但这些人只有一位先天高手,显然这些人是用了符篆什么的躲在地下。

    “你就是鬼谷弃徒王玉京?”

    十数个高矮不一的黑影中,有一人出声问,语气有些阴森。

    “正是!“

    却见孑然一身的那一人,定然应声,不慌不乱,随后那双黑暗中的眸子微眯起,如风吹柳絮般轻轻说道:”诸位想如何?”

    说这话时,那被生生割断的鼻子显得有些狰狞。

    “杀你!”

    “动手。”

    黑暗中,骤然一声大喝。

    话音刚落,对面十数道黑影手上动作一致地往身上拍了一道符纸,随后身上金光一泛,速度极快地冲过来。

    这是修行界很经济实惠的一种符篆神行符。

    十数个人如风来,要杀王玉京。

    黑暗中,如一道道金光轰向这位鬼谷弃徒!

    却见这时,这位鬼谷弃徒动了。

    左脚向前画半圈,右脚踏后画半圈。

    完毕,随后单脚用力一踏,刹那间,方圆数丈范围土裂石飞,方圆七八丈卷起狂暴沙石。

    而那十数人并未躲避,直接身带金光冲进了沙石阵,想强行闯进去借压倒性的人数击杀这位昔日犯有滔天恶行,被江湖追杀的鬼谷弃徒,速战速决。

    一时间,十数道金光冲进了沙石阵,里面响起或金铁,或轰隆的响声。

    呼呼江风卷,漆黑的江面有浪打,而沙石阵中,随着时间过去,陆续响起惊空惨叫声。

    不多一会儿,只有两道黯淡金光狼狈冲出黄沙漫天的石阵,随后身上土黄色光芒一冒,径直没入泥土中,不见了身影。

    有两人施展了土遁的符篆仓皇逃跑了。

    而此时,黄沙狂暴的沙石阵渐渐平息,落下一地碎石,还有十几具了无生机的尸体。

    阵中,这位鬼谷弃徒并没有追逃走的两人,干净利落地转身,走到临近的渡口,找了一艘小船,就这样渡江去了。

    当晚传出消息,散修“江北十三太保”截杀鬼谷弃徒王玉京,死十一人,逃二人。

    而这只是开始!

    二月下旬,中部江城,墨家唐门子弟围杀鬼谷弃徒,被杀一名先天高手及数名后天弟子,鬼谷弃徒负伤遁走。

    三月初,江南杭城,桃杏出芽时,金光寺“八大金刚”出寺郊外降魔,斩断鬼谷弃徒一条臂膀,鬼谷弃徒依靠事先布好的石头八卦阵巧妙逃脱。

    ………………

    一场腥风血雨,随着鬼谷弃徒王玉京,从东到西,从北到南,卷的整个修行界沸沸扬扬。

    各路修行人士意料之外这位鬼谷弃徒以先天之身逃脱你们众多江湖好手的围杀,并有些惊叹对方的强大易数造诣,但与此同时,随着追杀行动越来越热闹,更多的江湖好手也加入了这场追杀,不放过这个扬名立万的机会。

    时间一晃,三月中旬,十万大山。

    已是阳春三月,自有桃李成枝,春光烂漫。

    梧桐山下,江小白的道场,有一黑袍斗笠之人驻足良久,其中一只袖子空空荡荡的,没了手臂。

    “我王玉京耗费数十年寿元,窥的一丝天机,想尽天下事,却没算到,没想到啊,棋差一步,满盘皆输。”

    “一是昔日旧案,那个女人还活着,二是这天下竟找不到一个信我之人!”

    黑袍斗笠之人在梧桐山下站立良久,看着漫山白雾,低声说了这么一句话。

    没有愤怒,没有失落,似乎只是呢喃感叹。

    而这话中的意思也道明白了他如今的处境,

    窥得天机,出山现世,想尽天下事,王玉京身为鬼谷门徒,这人有自己的骄傲,但他没算到,没想到,三年前那桩旧案,王玲香没死,自己漏了招,如今出山现世,他被知道事情细节的王玲香指控为幕后黑手。

    而当年的无名山惊变可是让快半个修行界遭受切肤之痛,损失惨重,尽管许多人心里知道,就算他当年有先天之身,也不可能有那种禁忌的力量杀死那么多修行者,但此事却是他一手引起的。

    这就导致他现在被半个江湖追杀,已经走上了绝路。

    棋差一步,满盘皆输。

    又似冥冥中因果循环,自有天意!

    王玉京又看了漫山云雾的梧桐山一眼,随后转身走了,那只袖袍被风吹起,空荡荡的!

    他想世间要是有人能相信他的话,也只有那位高高在上的道家真人了,可惜,龙虎山不在,梧桐山不在。

    而此去,怕是不能回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