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四十三章 道僧折梅 仙踪缥缈(第二更)

作品:深山中的修道者

    道家神魂出窍,称其出阴阳二神,佛门不讲阴阳,神魂出窍,称其意生身。

    得如幻三昧,能见无量自在神通,普入一切佛刹。随意无碍,意欲至彼,身亦随至,故名意生身。佛门意生身有三,最低层次便是空明老僧修成的三味乐正受意生身,与道家神魂出窍无异。

    佛门唯识,眼、耳、鼻、舌、身,五识是肉身现量,第六识是妄想,六识清净,破了对色身的偏见,打破妄想,进入先天,第七识(执着)出来,便自然修成了意生身。

    “甚好!”

    老道眉目一亮,张嘴笑道:

    “道经记载,北宋年间,南宗祖师紫阳真人曾遇一位修戒定慧的高僧,与之论道,相邀神游同往百里外的扬州观花,最后紫阳真人神游归来,摘得了琼花,而那位高僧没有。后面便讲的是道家性命双修高于佛家修性法门的理。”

    “老道明白此中大多是后世为了贬低佛门而编造的故事,当时南宗道经并无记载此事,反而是直到明代道经才有此说,而且佛门不讲阴阳元神,只讲意生身。正巧,尔等二人逢遇,何不解了这谜,门外有梅花,我二人折梅论道,岂不快哉。”

    老道眼睛越说越亮,畅快一笑。

    江小白在一旁,听了老道的言语,神色一亮,老道说的记载他在《悟真篇杂记》上有所观闻。

    书中记载,张紫阳八十岁时,在蓉城遇青城丈人传给内丹秘诀,方才悟入真道,炼功积久,于是达到未曾有地,契入妙难说境。他的众多仙友异人中,有一位是禅宗僧人,据传此人坐禅甚有能耐,入定之时可以神出体外,径至百里以外地神游无拘。

    ?一日,张紫阳与禅宗和尚相会,两人相谈甚欢,聊至修行处,张紫阳便对和尚说:“禅师,你我同是修行众人,而且各有所得,今日何不趁此良机一同神游方外如何?”

    和尚听言随口也说一个“行”字。张紫阳又说:“游玩何所,还是禅师言定罢。”和尚说:“此时正是扬州赏琼花的好时节,机不可失,你我就一同去观赏琼花去。”

    张应声说好,便与禅师一起进入净室,相对瞑目而坐,神游体外去了。张紫阳到赏花地时,禅师已然先到,二人绕花三匝,紫阳说道:“今天赏花正好,何不与禅师各折一花回去,以作纪念?”于是二人各折一枝琼花归去。

    一会儿,二人都神归出定。张紫阳问到:“禅师,琼花现在何处?”和尚袖中一摸空空如也。张紫阳却从袖口拿出琼花一枝,与和尚一起笑着赏玩。

    后来张门弟子问及此事,说:“师父和禅师一起神游折花,为什么结果不同?”张紫阳答道:“道教修持的金丹大道,性命兼修,即是精神与气法一起修炼的,所以聚则成形,散则成气,所到地方,真神现形,叫做‘阳神’。而他们修习的,想赶快见效,不修命宗,直修性宗,即是说,不修气法,只炼精神,出神所到地方,别人见不到身形,称为‘阴神’。阴神是虚,自然拿不回琼花。”弟子们这才明白就里。

    而这个记载,老道已经说明白了,没有根据,当个异闻听了就行,不能当真。

    听老道要解这谜,与老僧来一场折梅论道,心中不由悠然,想见两位先天僧道比试一场。

    “善!”

    空明老僧点了点头,身影消失。

    老道见了,哈哈一笑,神魂如一阵清风,也从原地消失不见。

    江小白神魂初成,还没进先天,自然没有老道和空明老僧的身法,只能老老实实钻墙,出了屋,去了外面。

    一下子,房间里三人走了个干净。而新房里的那对小夫妻完事后还在浓情蜜意,完全不知道,有一僧两道,把他们俩的底子快瞧了个干净。

    要是知道,不知会作何感想,骂娘是肯定的。

    外面,江小白神魂飘在屋顶,举目四望,浓雾漫天和轰隆的鞭炮声中,完全不知道老道和空明老僧的去向。

    过了大约一分钟,老道与空明老僧同时赶来,从雾气中的不同方向出现。

    老道手里一枝梅花,空明老僧一朵梅花。

    只有一个字的不同。

    “空明道友,莫非你是慈悲,怕伤了其他,才采来一朵?”

    老道眉宇微眯,看着老僧手上的一朵寒梅,打趣道。

    “阿弥陀佛,玉清子道友阳神修为于我高,老僧道浅,输了便是输了。”

    空明老僧喊了一声佛号,行了一礼,识得自己技不如人,很干脆。

    “哈哈,今日甚是畅快,解了心中一惑,能比醉饮千杯。空明道友,正好闲来无事,不如同游,看一看这新年热闹。”

    老道哈哈一笑,须发张扬,说不出的畅快,邀请空明老僧一起同游。

    江小白见老道的样子,以他对老道脾性的了解,不觉有点无语,老道分明是赢了,心里高兴,得意的紧。

    “正有此意!”

    空明老僧笑了笑,不以为意,拂袖合掌道。

    “那就走吧!”

    .........................

    云中寨,是一个土家族聚集的村落,此时,新年钟声已过,但村子祠堂前的广场确实热闹非凡。

    土家族人穿着新年盛装,升起直径一两米的大火堆,不管男女老少搭肩围着火堆转圈,升起笙歌,唱着新年民谣。

    周围也有村民跳着土家族的特色民族舞,呼喝着保佑新的一年风调雨顺、安居乐业。

    炽烈的火焰,热情的村民,在大山黑雾里缭绕的动听歌谣,好一处热闹景象。

    “阿妹,等等我,我也要去赶热闹。”

    云中寨,大雾漫天,一条大路上,一个穿着土家族服装的青年,打着手电追着前面一个女子。

    前面的年轻女子穿着红色民盛装,准备赶去村中的新年篝火,去玩。

    青年追上了那年轻姑娘,憨厚着笑道:“今晚祠堂那边肯定很热闹。”

    “元山哥,你去就是了,新年大半夜你窜我家门干嘛,影响多不好。”

    年轻姑娘叫李妹儿,有点不高兴地看着有些憨厚的青年。

    “那不,想喊你出去玩么,就...正好。”元山摸了摸头,有些不好意思。

    “走吧。”

    李妹儿没继续怪他,他知道元山哥喜欢她,不过她最近总有点心不在焉......

    两人走着,走着,快到了村中的祠堂广场。

    村中,熊熊燃烧的大火驱散了黑暗和浓雾,照亮了四方几十米的天空,

    热情的村民们载歌载舞,在火光映照下晃荡出大大的影子。

    李妹儿瞧了广场的热闹,心中也被感染,眉眼打量间,秀气的脸蛋猛然一怔。

    不远处,房屋顶上,站着三个人影。

    夜色黑雾,火光打在那三个人影上闪烁着光影的朦胧,明暗不定。

    李妹儿有些惊疑地张了张眼睛,莫非是看错了,脚步不由自主地往那边走。

    “阿妹。”

    云山看李妹儿表情不对,喊了一声。

    李妹儿心思全放在上面,没听见。

    待她走了几步,视线终于清楚了些,眼睛里陡然一凝。

    一个老和尚,一个老道人,还有一个年轻人,脸上光线朦胧。

    朦胧的光影间,李阿妹突然觉得那人好眼熟。

    她神色陡然一喜,竟喊出了声“阿哥”,声音很大。

    离她七八米外的房顶上,那三个人影齐齐往这边一望。

    火光下,李妹儿终于看清了那个年轻人的脸,眼神陡然一亮,面目欢喜,是那个小哥。

    而那男子见了她明显怔了一怔,脸上被火光打的晦暗不定。

    倏忽间,年轻男子如云烟般从房顶消失了,而那一僧一道也是。

    不过李妹儿清楚地看到那个须发皆白的老道人消失前笑着打量了她一眼。

    “小女娃长得不错。”

    苍老的声音在李妹儿耳边响起,却已不见人。

    她愣愣地看着空空如也的房顶,神色恍惚不定。

    “阿妹,你怎么了,那边有什么人?”

    云山看着李妹儿忽然恍惚呆愣,不由神色疑惑,瞧了瞧对方望向的方向,没什么东西啊。

    而此时在几百米外的空中,江小白一脸疑惑。

    “她怎么看得到我的神魂?”

    “这女娃怕是开了阴阳眼。”

    老僧合掌,若有所思地说道。

    .................

    而在新年后的几天,李妹儿的父母发现最近女儿有点奇怪,平时活波开朗的一个人,在新年的热闹日子却显得心事重重,闷闷不乐,时常走神。

    李妹儿却没告诉父母,她好像碰见传说中的仙人了....

    那位小哥,是山里的神仙中人么?

    李妹儿的心思似乎跟着风去了。

    (第二更送到,三千字大章,最近推荐很少,求一**荐和打赏,压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