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六章 灵气初现 大世将来(上)

作品:深山中的修道者

    次日,清早,雪还没停,飞着小雪,絮絮飘飘。

    “吱呀”

    东边厢房的门开了,从门缝里钻出一个胖脑袋,正是胖子王大治。

    胖子的小眼睛往堂屋里谨慎地扫了扫,随后有些拖拖拉拉地出了门。

    林乐穿整着衣裳,小心巴拉地用手推着胖子,自己跟在后头。

    “别推我,鬼知道那只大猫还在不在?”

    胖子没好气地低声抱怨了一句。

    “早啊,两位昨晚睡得还好?”

    就在这时,江小白突然从大门外冒出头来,手上拿着一把大竹扫帚,帚尖带着细碎的雪渍,看着大早上在扫雪。

    胖子被江小白突然冒出来吓了一抖,脸上挤出些许勉强的笑容,僵硬点了点头:“还好,还好!”

    好个屁,昨天他两吓的几乎一晚上没睡,就怕半夜被屋里的某只大猫给串了门。

    说着,他眼神往江小白四周晃了晃,小心翼翼地问:“江小哥,那只....”

    从胖子对江小白称呼从小老乡改口叫江小哥,就可以看出他现在对江小白态度的转变,从之前心理层面上的某种不对等的轻视,转为了客气,甚至是有点小畏惧。

    经过昨天晚上的接触,他是越来越看不透这位看起来毫不起眼的小老乡了!

    从风雪垂钓的蓑衣钓客,到亲和待人的老成青年,再到治病救人的一手医术,到最后与山中大猫为伍的悠然从容。

    山里人都这么吊了?

    “哦,你说大白,它昨晚就走了。”江小白听了胖子的试探,先是一愣,随后陡然醒悟,眉眼一眯,笑了笑。

    他口中说的大白,就是那只体长近两米的雪豹!

    胖子一听先是没懂大白是谁,愣了愣,随后再一想,心里顿时翻起了一股泥石流,p,也就你敢喊一只体长两米的山中猛兽叫大白。

    当然他无语归无语,心想那只大猫走了,心里的一块石头也落了地。

    “江小哥,谢谢昨晚的招待,我们俩今天得早点赶回城里,现在就要走了。”

    胖子假装客气了一句,心里却没把江小白给吐槽死,一晚上担惊受怕的,脸都肿出黑眼圈了。

    “走这么急,要不吃个早饭?”

    “不了,谢谢小哥了,我俩真赶急回去。”

    胖子连连摆手,拉着林乐赶紧出了门,风风火火地一钻溜都不带回头的。

    江小白看着两人略带着狼狈地离去,嘴角一弯,无奈笑了笑,然后继续拿着扫帚,清扫着院子里的雪。

    .................

    大山冬日里的清晨,安静、恬然。

    白雪飞洒,压得青松折腰,腊梅更艳,万山涂白。

    扫完雪,江小白去了屋后的菜园子。

    菜园子不大,三分地大小,靠背的是陡壁,园子里种着七八种冬季蔬菜,日常吃食是够的。

    大雪来的突然,下的又长,菜园子里的青色都被寒雪铺了白,里面还几个搭建的小拱棚,都是江小白昨早临时搭的,里面是几种容易倒伏、受寒的冬蔬。

    从菜园子里饬了几兜冬青,洗净、摘叶,又从厨房木梁上用刀刮了一小刀腊肉,放在砧板上切成粗细均匀的肉片。

    然后,江小白在灶里加了柴,开始生火煮饭。

    往锅里加水,水开,勺上一小瓢白花猪油,猪油在滚烫的水中马上融开,泛着滋润的油光,再往里下白面,稍后将肉片下锅。

    大火五分钟后,面熟,将冬青放进去,稍微烫熟一下,面就可出锅了。

    “小鹿,起床吃饭了!”

    江小白兜着粗布围裙,手里拿着锅勺,走到前屋,喊小丫头起床。

    这大冬天的,小丫头蒙着被子,睡得香的很。

    “哥哥,外面好冷,小鹿不想起!”

    被子里伸出两只手,将一角掀开,露出小脑袋,江小鹿揉了揉眼睛,撒娇想赖床。

    “不想起好啊,待会儿哥哥一个人下山玩可就不带你了。”

    江小白唇角一弯,就转身走了。

    “我起我起,哥哥你不准耍赖,等会下山你别又想丢下我和大黄两个人。”

    小鹿一听要下山玩,立马从被窝里钻了出来,也不赖床了,哼哼唧唧地穿衣服下床。

    江小鹿穿好衣服,刷完牙后,江小白已经准备好了热水放在堂屋门口的石墩上,小丫头自己乖乖洗着脸,而江小白站在她后面,嘴上叼着一把木梳子,手上抓着小丫头的头发,又从手腕上扯了一根橡皮筋,帮她箍了一个小马尾。

    这场面,是平日里江小白每天早上的必修课!

    两人相依为命,江小白又当爹又当妈,照顾着小丫头的生活起居,不过在扎头发这方面,他实在谈不上经验,只会两个样式,一个羊角辫,一个马尾辫,最简单的两种。

    于是小丫头一年四季,两种发型轮着来,不过胜在江小鹿长相可人。

    给小丫头收拾好,江小白就从厨房端出三碗面,两兄妹吃起了早餐,而大黄狗则趴在桌子底下吃的欢实。

    桌上无话,两个人、一条大黄狗就如以前的一千多个日子一样,过着平淡安逸的清晨。

    因为那个喜欢喝酒,一喝酒爱叨叨的老头子走了已经三年。

    院子里,风雪无声,隐约可以听见清脆的鞭炮声,从山下传来的。

    两兄妹吃完早餐,江小白收拾完,就带着小丫头下山去了,一路上,桃花里的乡亲见了都热闹地和两兄妹打个招呼或是送点过年的糖果,显然,两兄妹在桃花里人缘不错。

    离除夕还有十来天,桃花里这个小山村正洋溢着最淳朴的热闹劲儿,加上还有不少赶来赏雪的城里人,让这大雪天热闹不少。

    家家户户赶着过年,赶着一些传统年货,有的人家院子里正张罗着打糍粑,把糯米蒸熟,然后放在石舀里,两个壮劳力口里吆喝着,轮流抡着石锤将里面的糯米锤至绵软坚韧,旁边有妇女不时往里面洒点水,保正口感。

    还有人家准备杀年猪,请三五邻舍过来帮忙,杀年猪前,还要放一通大红鞭-***个喜庆。

    其中,最热闹的还是小孩子喜欢的玩意爆米花。

    这种玩意如今在许多农村就见不着了,但桃花里依旧还保存着,一个火架子一架,一个黑漆漆、嘴窄腰圆的铁疙瘩往火上一放,里面装着大米,随后鸡毛郎一边底下用火加热,一边单手摇着手把让铁疙瘩均匀受热。等约二十分钟出头,那个鸡毛郎就把铁疙瘩拿下来,套住一个长长的黑色袋口,随后拿着个铁钩状的东西钩住阀门,脚往底下一踩。

    顿时“砰”的一声炸响,应和而出的便是周围小孩们和城里人热闹的惊呼声,白气一散,便见那黑色管袋的兜底是一大捧白白的爆米花。

    新鲜的爆米花出炉,主人就会笑呵呵地往孩子们上分上一点,手里、兜里都是,孩子们也笑呵呵。

    江小鹿这小丫头也是如此,连着江小白手里都装不下了,小丫头口上啃着,在他哥怀里笑脸嘻嘻乐坏了。

    就在江小白带着小丫头看热闹时,头上空骤然响起一声鹤啼,清空悠远,高亢嘹亮。

    江小白头往上一瞧,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