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五十八章 野猪猎踪 密林白骨(第二更)

作品:深山中的修道者

    上午九点时分,初阳已爬上天穹,山间大雾散了大半。

    白龙雪山,一片斜度有七八十的山崖上,一个身穿蓑衣,头戴笠帽的人影趴在岩壁上。

    崖壁缝里,长者几株青幽幽,不到尺长的植物,**构成,如棒子状,粗如中指,叶如竹叶花葶从叶腋抽出。

    若是山间的采药人见了,肯定要欢喜,这是石斛,一种名贵的中草药。

    石斛常生长于海拔五六百米以上的山间野林,或是岩石缝里,比较少见。此种药材药性能活血化瘀,抗衰老,在外面市场野生卖的挺贵。

    此时,崖壁上的素衣客,正用尺许多长的药锄,小心铲开石头渣,怕误伤入药的块茎,把完整的石斛从缝里挖了出来。

    蓑衣客是来山中采药的江小白,今年春早,万物提早复苏,他就来山间采些刚过冬的草药。

    因白龙雪山海拔高,温度分布差异大,山野密林中草药种类自然也多,是早春采药的好去处。

    和往常一样,这白龙雪山他熟悉惯了,在偌大的山野、谷地、崖壁中驾轻就熟。

    沿途他会去一些以前留下记号的地方,以前有些他发现的药材,还没到成熟期,或是没到花期,他就放任在那儿,留个记号,等过段时间再来看。

    万物生长,繁衍生息,自然之理,若是还没成熟,或是不待其开枝散叶便采走,会有伤自然大道,这是最基本,最浅显的道理。

    竭泽而渔终究不是长久之计。

    一路上,走走停停,江小白背篓里装了不少新鲜药草,沾着点点露珠,收获颇丰。

    待他走到山腰处的一处山谷空地,便停下来席地而坐,从背篓里拿出一个尺许高的黄皮葫芦,往口里咕噜灌了两口。

    他仰头喝水之际,一头三尺大小的小鹿从林间冲了出来。

    小鹿像是才出生几月,鹿角刚冒头,从林间跑出来后,似乎受了惊,慌不择路地往江小白这边跑来。

    “咻”

    一声细微的破空声传来。

    一支竹箭从林子里哧溜飞出,直往小鹿的方向激射而去。

    一声哀鸣,小鹿被竹箭贯穿了腹部,瞬间倒下,血流如注。

    那双大大的鹿眼还对着江小白的方向,渐渐失去了灵性,归于黯淡。

    江小白被动静惊扰,放下水葫,侧头看着几米外,躺在血泊里的小鹿,再望了眼林子,眉头微挑。

    山中的猎户都知道,猎不及幼崽。

    这时,林中传来欢喜的女声。

    “云哥,射中了,射中了。”

    一个穿着牛仔裤的女人从林子里冲了出来,傲人的脸蛋上写满了兴奋。

    后面快步跟着一个三十多岁的男人。

    不是山上打猎的王玲香和王纵云还有谁。

    王玲香冲到小鹿身旁,一脸傲然地跟王纵云笑哼哼道:

    “云哥,我就说我箭法不赖,以前经常去射箭场玩,可不是吃素的。”

    她眼里只有自己猎杀的猎物,哪在意就在几米外的一个人,若是那箭射偏了,这种想法她都没有过。

    “呵呵,不错。”

    王纵云笑着夸奖了对方一句,侧头看了看几米外坐在地上的江小白,打量了一下,有些意外。

    “小哥,你是采药的?”

    江小白眉梢微挑,漠然转过头去,懒得理。

    “小哥,有没有驱蛇虫和治疗刮伤的草药,来一点,我们猎杀的这头鹿给你当报酬如何。”

    王纵云眉头微皱了下,一闪而逝,带着笑,问他。

    他们在林子里穿梭,难免遇到枝条擦伤,还有虫蛇骚扰。

    “没有。”

    江小白起身,丢了句,就自顾往林子里走了。

    “呵,还挺有个性。”

    王玲香看着江小白离去的背影,冷眼微嘲。

    “算了算了,走吧,别被打扰了兴致。”

    ..……..

    王纵云和王玲香也没在意江小白这个采药郎,打猎兴致正起,沿着山谷继续往山上行进。

    越往上走,山间的植被越厚,云雾也比山下多了些。

    王纵云和王玲香二人,穿戴着城里带来的装备,显得挺专业。

    走久了,看王玲香体内渐渐有些不支,王纵云见如此,便说:

    “要不回去,玩的也差不多了,回去的路上把那头小鹿带上,也算个彩头。”

    “呆在院子里多无聊,才不回去,累了休息一会,而且到现在除了那只小鹿,一只大点的野兽也没瞧见,也是奇怪,爬了这么久,这么大的山都没见到什么大的猎物,难道都被山里的猎户杀了个干净。”

    王玲云才不乐意,皱了皱眉纳闷,找了块石头坐下,拍了拍腿。

    “成吧。”王纵云跟着坐下,不接对方的话,反是宽慰她,笑道:

    “你也别跟老爷子耍脾气,他这样做自有道理,我们听着就行了。”

    “难道你也信我爷爷说的那套?”

    王玲香妖气的秀眉皱的更紧了,有些烦。

    “说实话,我也不太信,现在什么都讲究科学,无神论成为主流,不过老爷子传给我的本事都是真的,他老人家说的,想必不会胡说。”

    两人趁着休息时间,说起了萦绕在心里头的疑惑。

    “飞天遁地?移山填海?得了吧,云哥,要是这样,那这山里的动物草兽都得成精。”

    王玲香不屑冷笑。

    而就在她说话的当头,一个大黑影在林子里钻了出来,哼哧哼哧着。

    “野猪!”

    王玲香眼睛一亮,高兴地站起来了。

    终于见了一只有价值的猎物。

    她拉弓射箭,一支竹箭射了出去。

    “嗷….”

    野猪皮厚,尽管王玲香的箭术了得,却只是破了一层皮,箭头只入了几厘米。

    那头不过米许的野猪一声痛叫,叫仓皇钻进了山谷林中。

    王玲香好不容易在这大山找到大猎物,连忙追了上去。

    王纵云也跟着追了上去。

    野猪庞大的山林里横冲直撞,两人紧追不舍。

    王玲香心里很多怨气,好不容易找到一只野猪消遣消遣,体内冒出一股气,紧追不舍不会放过。

    她从小也在爷爷王道的督促下习过内家心法,筋骨并不像千金小姐那般弱,只是长大后把修行不当一回事,没有什么成就而已。

    两人追着受伤的野猪,追了快五六里山地,入了密林深处,到了一处盆地。

    他们两人一路上追着,不过却渐渐心惊了起来。

    他们越往里追,发现了越来越多的野兽尸骨,有蛇、有松鼠山鸡,有野猪有麝子,甚至还有大型猛兽……

    这些野兽的尸骨很多被啃的白骨累累,上面还沾着猩红的血肉残渣,血肉未腐,像是刚死没多久,还冒着浓重的血腥味。

    白骨累累,铺在密林深处,让人莫名冒起寒气!

    (第二更送到,才子有点不解,到底有谁在看书,感觉我一个人在写没人看,看了请在章节说后面扣一,或者在书评区,感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