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六十四章 家有大黄初长成(求推荐票)

作品:深山中的修道者

    大黄来这家已经四年了,刚到江家时,还是一只刚生下来的小狗娃。

    几乎跟着小丫头一起来的。

    当初老道捡回小丫头后,素来闲淡懒散惯了的他,直接把小丫头丢给了爷爷江淮子。

    江淮子喜欢小丫头的紧,但小鹿小时候爱哭,一哭起来,江淮子和江小白爷孙俩都干瞪眼,束手无策。

    有一次,江小白抱着才几个月大的小鹿去山下桃花里玩时,本来不知怎么就哭鼻子的她,见到了一户人家刚生几天的小狗娃时,就突然不哭了,神色还很欢喜。

    于是,江小白便向那户人家讨要了那只连走路都踉跄的小狗娃。

    那只小狗娃,也就是如今长大成年,四岁了的大黄!

    小鹿住在山上,下山还要走百米山路,不像桃花里的其他小孩一般,有三五玩伴,所以大黄就陪伴着小丫头的整个童年。

    从蹒跚学步,到咿呀学语,大黄陪着小鹿一同长大,小奶狗也渐渐长成了大黄模样。

    在江小白的记忆里,某个暖春,院子桃花盛开的季节。

    春暖花开,花香沁脾,小丫头在院子里蹒跚学步,半大的大黄跟在一旁,小丫头摔到了,它就用身子拱着她,或者用嘴咬着她衣服,扶她起来。

    他就坐在门口,安静地看着,那个春天,爷爷江淮子刚去世。

    四年里,小丫头和大黄是形影不离的玩伴,大黄也一直守护着小丫头的成长,江小白经常要外出采药,或是有事,他就把小丫头交给了大黄。

    这种人与动物间的陪伴与守护,有时候比人之间更简单,纯粹。

    而大黄也不知不觉成了家里不可或缺的一份子!

    江小白看着大黄,神色透着温暖笑意,摸了摸它的毛发,然后坐回桌上吃饭。

    他心里想着,要不把大黄送去白龙雪山试试。

    那黑色云团能让大白和山中走兽发生某种变化,有成妖之气象。

    不管是体质方面,还是让智慧未开的百兽形成一种人类社会的君王领地意识,都从某方面来说是一场造化。

    大黄如今四岁,再过几年,便要进入暮年,狗的寿命短暂,如果离去,会对小丫头和这个家留下一个创伤。

    江小白以前没想过这么长远,只是老道的大限之期将近,让他心中有些敏感不安,加上白天遇到了这事,多少有某种私心作祟。

    老道说若生死不破,谈何大道,但他因心纠于老道的大限生死,五气朝元成,三花一念间。

    一念生死,一念仙凡,他不管它,生死岂是说能看破就看破的。

    有些人知道很多道理,明明知道不能这样但偏要如此。

    江小白明白,但他心中的念头斩不断,能如何,他只能自问道心,求自在的道心。

    他不愿老道羽化,那便就是不愿,纵使不破先天,他也无怨无悔,不急不躁。

    他现在能做的,只是煎熬地等待那一天的到来。

    心思又飘远了,口中的饭菜不知不觉索然无味。

    江小白总是希望这日子过得慢一些。

    放下碗,他的目光又飘向屋外,落到院子里那棵老桃树上。

    老桃枝条上的花芽更绿了,茂盛极了,等着某个时机,或是一夜春风,或是一个不经意间便傲然绽放。

    ……………….

    第二天早晨,天放亮。

    江小白把小丫头喊起,帮她洗漱收拾,吃了早饭,然后把她送去陈老家里,代为照顾一个上午。

    陈老赋闲在家,村里诊所的工作交给了儿子,闲着在家里也清淡没事。

    他很喜欢乖巧的小丫头,人老了,多少期盼儿孙绕膝,只是孙子长大了,正月十五都没过,就去了外面上大学,老伴走了好几年,也没个念叨的伴。

    所以小丫头交给他照顾,他欢喜的紧,加上小鹿这丫头乖巧嘴甜,平常家里有什么高兴事,总会让江小白带着小丫头过来玩。

    把小鹿交给陈老照顾后,江小白就带着大黄去了几十里地外的白龙雪山。

    身上没带什么工具,不是去采药,而是想去带大黄去那片雾瘴森林看看。

    他不知道那些黑雾有没有什么副作用,但是让山兽变得凶悍他算是见识到了。

    江小白在隐约担忧,如果山兽吸食那些黑雾长久了会不会变得凶残成性,失去理智,毕竟他昨天感知过黑雾的诡异,容易让人狂躁,神魂不稳。

    但目前来看,大白的表现是正常的,尽管身体气势变得凶悍,成了兽王,却依旧对他如往常,并没有凶性显露。

    而其他猛兽,虽然对地盘的厮杀很血腥,但却已经有了阶层意识,不是胡乱杀戮。

    尽管种种如此,但黑雾的未知,多少让江小白有些隐忧,但他还是决定去带大黄试试看。

    毕竟从目前的情况来看,黑雾对山中走兽是有某种积极的进化作用的。

    而且,有他在,如果事情不对,他及时将大黄带出就行了。

    大概早上九点,雾气还没散,江小白就到了山谷那片盆地密林。

    林间的雾气缥缈,很安静,连鸟兽叫都没有。

    越往盆地深处走,里面的野兽尸体越多,有一股浓浓的血腥味。

    江小白在林间走的悠然,大黄则跑在前头,竖着大耳朵,很是警惕。

    稍有风吹草动,就停住步子,往某个方向吠上两声。

    江小白见了大黄的样子,有些恶趣地笑着。

    不知道它去了雾瘴里面,见了满林子的山中猛兽,会不会腿脚发软,撒腿子就跑。

    一人一狗走了五六里,终于走到了那片浓密的雾瘴边缘。

    江小白恍惚觉得,这片雾瘴好像面积变大了。

    却见大黄走到雾瘴边缘后,鼻子动了动,突然吠叫的厉害起来。

    安静的雾瘴被大黄的狗吠声打破,里面的山中野兽被惊醒。

    接着,白色带灰的雾瘴里响起了声音不一的百兽吼啸声。

    不一会儿,一个个黑影在雾气中隐现,伴随着树枝草叶摩擦的沙沙声响。

    *(拼死拼活下班码字到凌晨,还被你们说短小精干,你来啊,试试,呵呵,开个玩笑,求下推荐票,求不动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