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七十七章 江小白日后的修行计划

作品:深山中的修道者

    第七十七章洞先天之

    离老道化道已经两天了。

    尽管山花之烂漫,春阳之和煦,虫鸟之欢快,梧桐山的院子里,这两日安静了些。

    院子里的老桃开的正灿烂,粉香扑鼻,比外面桃花林的树要茂盛上许多,却无人欣赏。

    春花灿烂,正是过冬的春虫从土里钻出来吱吱叫的时候。

    以前的这个时间,小丫头和大黄肯定在山下的桃花林里和村里的小娃们在土里扒拉着春虫,或是玩着躲猫猫的游戏。

    此时的一人一狗,正在桃花树下。

    江小鹿坐在石凳上,在诵读着道经,大黄则趴在树下,弯着身子,眼帘低垂,如春眠困顿,无精打采。

    老黑夫妇与老道相生相伴了十年之期,陪着泯灭于化道烟火中,人与兽的生死相随,简单又至纯。

    大黄当日在飞龙峰上狂吠,着急狂躁地梅林里转着圈,却再也听不到两位玩伴的回应。

    风声云卷,梅落枝头,不闻鹤鸣。

    只留下大黄在梅林悬崖边上失落的低声呜咽。

    江家兄妹离别了老道,大黄也失去了两个玩伴。

    生死一场空,最伤别离。

    院子里春阳正媚,粉染桃枝,院子外,江小白盘膝坐在西崖边。

    崖下峡谷,泥燕成双,飞瀑流水。

    万物生长,欣欣向荣,江小白此时开着心眼,在感受先天奥妙。

    老道的离去,他此时并没有过多的伤感,只是有些恍惚。

    仿佛,那个喜欢喝酒,潇洒肆意的老道还在,只是不在飞龙峰罢了。

    老道大限之前他纠结成执,如今已羽化仙去,道心倒多了一层通透,看的更明白了些。

    江小白坐在西崖边,眉间心眼打开,观察着心眼所至的绚烂世界。

    灵气光粒密布在空中,如一团团五色精灵,绚烂多彩,其中以青色的木灵气和蓝色的水灵气最多。

    他深深呼吸了一口,周围的灵气光粒便被如鲸吞一般,化作两道五彩匹练,被江小白吞吐入口鼻中。

    像吸了一大彩虹云。

    等他吐气时,又什么都没有了,只有零星的灵气光粒散了出来。

    进入先天之境后,他体内的内气快速转化为真元,气体转化为液态,虽然体积变小了,但凝视和威力要大上许多。

    如今,他真元可以外放,并有心眼神识之引,可以如传说中隔空取物。

    就像几月前,他给老道送酒时,对方一手隔空摘梅,花落温酒,他就惊觉老道进入了先天。

    这是道经中记载进入先天后的一个标志。

    如今,他也能如此。

    江小白心眼神念,锁定了一只在崖边花草中流连的白蝶,单手一招。

    那只白蝶先是在虚空被定住,翅膀挣扎扑簌了两下,随后倒飞落入江小白的手上。

    白蝶在他手上尺许方圆飞来飞去,却仿佛被一股无形气墙挡住了,撞得东飞西倒,不知所措地扑腾。

    江小白玩了一会,就收回了真气罩,手上的白蝶便飞走了,受了惊飞下崖,不再这块逗留。

    隔空取物,是进入先天最简单的一种运用,就是单纯地外放真元,配上心眼神念,一种雕虫小技,算不上什么神通。

    如今,他入了先天,便可学道法、习符篆、修神通了。

    道法,以自身真元为基,以口诀,真元运转方式为引,沟通天地之力。

    道家符篆,大多以黄表朱砂为基,以符篆道文来桥,以自身真元为引来激发,便可引神鬼奇异之力来治病驱邪,降妖除魔。

    而神通,这种东西,界限不太分明,说的简单点,一种道法修炼的至高至玄,可谓神通;就类似他修炼的《道梦长生》,是一种以梦入道的偏锋之法,修到道梦境界,便可招人入梦。

    前日晚,老道与他在梦中见了最后一面,便估计是用了此法。

    另一种,悟道参玄,而洞阴阳之道,明万物之理,获得本领,也是神通。

    前一种理解起来容易,将一种道法修炼的威力无穷,就像是基本的引火术,如果能在虚空化出漫天火海,那就是不得了。

    而后一种,悟道参玄,太过玄妙,能从悟道中得得到本领,必定是不凡,非一般修行者能做到。

    至于这些想法,都是江小白结合自己所读的三千道经,而归纳总结出来的修炼之途。

    都是书上的,他如今刚进先天,还是个初行者,也没时间去验证。

    而且,他想到了一个严肃的问题。

    就像昨日,老道化道后,他赶去飞龙峰,问空明老僧这世间是否真有转生?

    当时,空明老僧回答说佛门确有转生之术,但因长生路断了数百年,许多道法佛经传承断了,许多问题都要自己去探索。

    他于是想到,三千道经中记载的道法和符篆,还剩下多少真正能用的。

    道家自春秋诸子,百家争鸣中吞吐芳艳,到后来秦宋盛起,随后便经历了几千年的战火纷争,起起伏伏。

    乱世纷争后,诸多奇经秘法渐渐鲜为人知,泯没于历史波澜中,到了近几百年,修行路不通,更是凋零寒酸,许多东西都失传了。

    江小白所诵的三千道经,看起来多,但大多都是残卷断字,剩下的都是斯文哲理,奇闻异事,里面许多都还经过了后人的笔墨渲染,乱加更改。

    他因为明白,所以才如此想。

    不过,多想也没用,江小白心里已经有了未来修行的打算。

    接下来的日子,他便开始整理验证流传下来的道法和符篆。

    他多少有些期待,那些道经上面记载的道法和符篆,是否真有上面描述的神奇功用。

    在修道一途,如今的江小白就是个初学者,刚叩开修道的大门。

    他对道经中所记载的神妙之事,他有许多向往和新奇,想看是否真有那么一回事。

    这大概就是修道的乐趣!

    接下来,他的修行之路便是验证和探索,不光是道经,还有这大山中慢慢发生的一切!

    江小白,坐在西崖边,看着远处的桃花林,目渐悠远。

    (第二更送上,我去,终究手残,没赶在十二点之前,见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