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八十六章 入庙会 抢红绣(下)

作品:深山中的修道者

    “云哥,我要那红绣。”

    热闹人群中,有一女子,眼睛发亮,对着旁边的男人说道。

    四周男女气氛热烈,她望着中悬挂的红绣,有一种志在必得之色。

    王玲香是千金大小姐,被人捧习惯了,性子就那样,干什么都要最好的,最亮眼的。

    而旁边的男人,就是鬼谷子门人王纵云。

    两人身边,并未见到老爷子王道。

    “呵呵,玲香你既然要,那自然没问题。”

    王纵云懒散一笑,透着一股自信。

    这木桩林对修行内气的他来说,小事一桩,不值一提。

    …………

    人群另一处,外围。

    王齐家一行人,恰好也赶上了这趟热闹。

    王齐家看了看此处的热闹场景,嘴角带笑,看了自己儿子王承风一眼。

    “承风,你要不要上去试试,摘个红绣球,给如是侄女,当个信物,总不能什么事也不作为。”

    他这话中多半是打趣,当然,也真有这份心思。

    自己这儿子,太过温和儒雅了点,还要自己这做父亲的来操心他的感情事。

    他早就认定了柳如是他王家儿媳妇,也知道两人多少互相喜欢对方。只是在感情方面,一个儒家斯文,一个道门清淡,互相不捅破,他这当父亲的一路上是看不下去了。

    “老头子,你还是操心自己的事吧。我看你上去合适。”

    王承风脸色一开始有稍许不自然,抿了抿嘴,然后无奈地看了自己的母亲柳青一眼。

    “你个……”

    王齐家被王承风这句话说的语凝,干瞪了他一眼。

    一旁的柳如是被两父子逗的轻声一笑。

    而柳青则是望向了一旁。

    年过中旬的王齐家偷偷看了一眼曾经的发妻柳青,有些少有的尴尬之色。

    听儿子王承风这么一说,他心里竟还真往那发光面想去了。

    要不要真去试试?

    ……………..

    江小白站在混杂的人群中,静静看着眼前蠢蠢欲动的男女心思。

    不过让他有些许意外的是,在这里还看到了熟人。

    陈渊和他们部门的同学都在,只是人太多,光线有些暗,对方并没有发现江小白也在这里。

    江小白也没有上去打扰这些人的兴致,安静地跟着人群看着热闹就是了。

    那位少数民族的山民说了一通之后,便高喊道“有哪些帅哥想参加。”

    “我”

    “我”

    “我”

    “……”

    人群各处,各路英雄好汉兴奋地高喊,或是举手。

    “参加抢红绣的好汉进来。”

    那位山民热情高涨地高喊一句。

    人群哄笑一声,然后那些蠢蠢欲动,想在自己中意的姑娘面前表现一番的男人们都争先恐后地进了场地,足足有三四十个人。

    其中,陈渊和王田,还有另一个男同学也嘻嘻哈哈地进了场地。

    “你们三个老爷们加油!”

    “陈渊,抢到了红绣给我,本小姐就答应做你女朋友。”

    “去你的,给我,我也当。”

    他们部门里,几个女生哄笑道,多是打趣好玩。

    其他的同行年轻男女之间,也多是类似的情景。

    江小白站在围观人群里,看着。

    待他看到王纵云也在后,先是微微恍惚,随后闪过一抹诧异。

    他还记得这人。

    让他诧异的是,在他心眼下,这人竟然身怀内气,虽然不多。

    这就让他有些意外了,当初他在密林施以人道时,并不知晓。

    不过他也只是意外一下而已,随后脸色恢复了平静。

    若是这人参加,有内气在身,红绣多半就是他了。

    他心里默默想着,却并无什么心思。

    此时,场地上,活动方给每个人发了一个头套,多是安全措施。

    “砰…”

    半晌后,一声锣响轰然,表示着比赛开始。

    于是参加活动的三四十人,在直径三四丈的木桩林边各自争先恐后地找了木桩,蹬上去,开始了比赛。

    “加油!”

    “加油”

    “干掉所有人。”

    “………”

    抢红绣一开始,激烈的气氛就渲染开了,人群发出尖叫声、呐喊声,嗨的厉害,还大多都是女人的声音。

    声音似乎连夜色都要刺破。

    而场上,比赛一开始就进入白热化。

    站木桩主要是考验人的平衡性,一些人刚上去就开始摇摇晃晃。

    有的人跳第二根的时候,就不稳了,从木桩上晃了下来。

    下来的就是淘汰。

    一次性就淘汰下七八个人。

    一开始就淘汰的,便迎来一阵嘘声和哄笑声,紧接着又被热闹声掩盖。

    比赛热闹又激烈地进行着。

    一开始参加的人都还规规矩矩,但随着踏着木桩往中间靠拢,木桩越来越少,竞争自然就来了。

    于是各种张良计,过墙梯就来了。

    有人“身怀绝技”,劈出一字马,搭在两个木桩间,平稳过去。

    “666”

    “天秀”

    “蒂花之秀”

    “造化钟神秀”

    “………”

    众人热闹地对这位秀出一字马的大哥发出哄声。

    然后这位大哥膨胀了,没注意到身后一根桩子,有一位汉纸,贱笑兮兮地轻轻推了对方一下。

    然后这位大哥脸色一变,重心不稳地摔了个狗吃屎。

    “卧槽,哈哈”

    “装逼不成反被cao”

    人群顿时笑的人仰马翻。

    而这种情况随着比赛进行,慢慢变多了。

    越往中间,枪桩的情况越来越多。

    于是,就出现了一群爷们,互相你推我,我推你,惹的笑声不断。

    淘汰的人越来越多,剩下的人越来越少,其中唯有王纵云最为显眼。

    此人站在木桩上稳如青山,一脚一个木桩,似乎故意放慢着速度,慢悠悠的姿态。

    有人对他使坏,他云淡风轻地把别人弄了下去。

    周围的人见他厉害,群起而攻之,却依旧被他三手两脚弄了下去。

    一会儿,他便成了围观众人的焦点。

    而王纵云嘴角带着轻笑,隐带戏谑。

    他不过是当一场游戏玩罢了,那个红绣他觉得毫无悬念。

    “这帅哥好帅!”有女的被撩到了。

    “稀有品种啊,好n,笑起来有种坏坏的感觉。”

    围观女人里面当然不乏议论,而且王纵云确实帅气,有气质。

    人群外围,王齐家一行人在外面看热闹,忽然,王齐家眸子升起一抹惊疑。

    “想不到啊,这里面还有同道。”

    他的眸子望着众人中心的王纵云,闪过一丝精光。

    “老头子,什么意思?”王承风不解,也看着王纵云的方向。

    “我观察那人刚用了内家招式,我怀疑对方是修行同道。承风你去试试他的深浅。”

    (第二更送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