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九十一章 有女持青锋 泪中何人知(第二更)

作品:深山中的修道者

    要不是见了江小白的神姿潇洒,又见过白衣女子的仙容彪悍,人们还以为木桩林上正上演一场浪荡青年调戏女子的戏码。

    不过纵管这样,男人们见江小白轻易间便将白衣女子制住,并保持着那种暧昧的姿势,也大为眼红,心里一片澎湃火热。

    要是自己能如那般,一亲如此佳人芳泽,那该多潇洒,多畅快?

    这不就是英雄少年,仗剑江湖,调教高冷佳人的现实戏嘛!

    想想太刺激,太让人羡慕了!

    众狼们心中沸腾了。

    场上,江小白反身扣着白衣女子,像是从后抱着对方一样。

    而白衣女子两腿在蹬脚,却蹬不到人。

    白衣女在这种情况下,脸上那抹清冷之色不复存在,而是惊怒之色。

    惶惶灯光下,那如画的脸蛋,透着一种局促惊慌的绯红,似嗔似怒,减去了不少冷色。

    在她的朦胧意识中,有一种隐约而绝对的高贵,在告诉她,她的身体是不准轻易让人碰的,特别是男人。

    她潜意识的这种反感,令她忍不住惊慌吃怒。

    而此时,江小白面对白衣女子的怒气,面色如常,并无多大波动。

    尽管白衣女子叱骂他是登徒子!

    这女人是个谜,体无生机,却如活人,力大无穷,江小白大感奇诡,只想弄个明白。

    而闹到两人这般模样,是因对方的身体不似常人,江小白用真元竟封不住对方的穴道,只能这般强力用手用脚粗暴地控制住对方。

    也谈不上粗暴,就是姿势有点暧昧而已。

    至于什么男女非分之想,在江小白的眼中,只是这白衣女子太过奇怪而已。

    不过,嗯,隔着这么近,他的前胸与白衣女子后背贴身,能闻到对方身上散发着似兰麝般的清香,女子的几根青丝拨弄在他脸上,有些痒。

    这种香味不是香粉,好像是体香,就连江小白初闻时,都有点沉迷恍惚,让他觉得大为惊异。

    白衣女子的身体不同寻常人,没有内气,强度却很大,娇小的身体藏着能力克后天大圆满的强大力量。

    江小白自问若是没有真元灌输,他的身体强度也比不上对方的十之二三。

    而他的身体却是已经经过先天真元冲刷淬炼过的,初蜕凡,比寻常人强大了不止半分。

    而白衣女子单单凭**力量就能如此,让他愈加惊奇不解。

    在心眼中,女人的身体散发着淡淡五彩光,有兰麝清香。

    道经中记载,凡修行大士,发肤生光,肉生清香。

    这是**成圣的一种境界,指**皮囊已经彻底蜕凡,骨肉发兰糜。

    这女人到底是修炼了什么奇特连体功法才如此,还是如何?

    而且对方没有生机,是最大的谜团。

    江小白弄不明白,扣手时已经运转神念与真元,在女人身体内查探。

    他想寻对方三魂有残,生机尽灭,却生如活人的原因。

    他眉间微凝,并没有怜香惜玉的心思,不顾白衣女子的惊怒。

    下面的人看着,心里抱怨这青年太不懂怜惜佳人了。

    不过,为啥他们感觉看着这画面心里非常刺激呢!

    此时,江小白完全视外人如无物,专心在寻找着自己心中疑惑的答案。

    神念在女子体内查探,并无什么收获,他转而小心往对方泥丸探去。

    心眼中,在对方的泥丸宫外围,江小白终于发现了一丝异常。

    一团如指甲盖大的黑气!

    从里面有阴冷、悲伤的淡淡波动传出。

    江小白心中诧异,不知道这黑气是什么东西,还有奇妙的波动,让他神念也跟着起了波动。

    他尝试着用神念轻轻接触那小团黑气。

    顿时他脑中一震,一段破碎、杂乱的画面片刻从神念传至他的脑海。

    一处金壁辉煌的宫殿,一位身着素裙霞披的冷艳女子,手持三尺青锋,站着殿中。

    她气质高贵,双眸冷漠而冰寒,透着一种沉默压抑的愤怒,手中的青锋上染着猩红的鲜血。

    在她脚下,躺着几具身穿盔甲的尸体,猩红血液染红了地面。

    而在大殿门前,一团黑压压的黑甲军在无情砍杀着尖叫逃跑的宫女……..

    画面戛然而断,一种淡淡悲伤浸染进江小白的思绪。

    江小白从这段画面碎片中猛然惊醒,震惊地看着白衣女子的侧脸,心中掀起滔天波澜。

    那画面中,手持三尺青锋,剑尖饮血的高贵女子不是眼前女子是谁?

    这…….

    这白衣女子莫非是已逝的古人?

    他眼睛闪烁着浓浓的惊疑,被自己脑中意识冒出来的想法惊到了。

    有些太过不可思议!

    但细细想来,对方身上冒出的疑点,却隐隐有之相符的地方。

    生机尽灭,死而复生……..

    江小白心中震撼、猜疑,种种念头令他神色恍惚。

    而他没注意到,白衣女子此刻一双清冽的眸子却忽地淌下了两行清泪。

    在江小白神念触到对方泥丸那团黑气时,白衣女子身体轻轻一颤,随后惊怒的眸子被一抹浓郁的悲伤覆盖,忽地眼角就淌下了两行清泪。

    那神色,让人看了颇为不忍,让人怜惜万分。

    场下的人见白衣女子突然哭了,隐带凄楚,心下一惊,起了骚动。

    他们下意识地以为是江小白把她欺负哭了。

    太过分了吧!

    这么漂亮的一个绝代佳人,竟然把人家弄哭了。

    刚才还觉得刺激的男人们,心下愤愤,对场上的江小白指指点点起来。

    大有要上去解救佳人的气势!

    江小白听到忽闹了起来的动静,从恍惚中退出,然后他发现身前的白衣女子神色呆滞,眼角淌泪。

    那画面的悲伤让她流泪了?

    他心中不禁升起几分不忍和歉意,却不知如何说。

    气氛就这么忽的似定格住了。

    ………

    寂静夜色,灯火庙会,喧嚣盈沸。

    在这热闹喜庆的月夜中,谁也没有想到正有莫大的危机的靠近。

    山脚幽暗丛林中,沙沙声不断响起。

    一双双幽绿的眸子在幽暗丛林中点亮,望着山岩下人声鼎沸的热闹庙会。

    飞鸟扑簌从林子里飞出,惊空飞走。

    有百兽的低吼嘶鸣在夜色中传出,却被人群鼎沸声冲散。

    一只云豹跳在一块凸起的岩石上,迎着月色,仰天低吼一声。、

    一只只黑影从丛林中钻出,往下面的灯火辉煌的庙会靠近。

    (第二更送上,有事耽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