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彩鹢小说网 www.chuangyunx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第93章 咋还塌了呢

  “有没有大富贵我不知道,可我就是感觉这丫头以后不会简单。”冯青金说着,端起水碗又喝了口水。

  冯季氏动了动嘴,却什么都没说出来,倒是冯妍妍眨巴眨巴眼睛,脆声问道:“白雪不是说服侍个小少爷吗?会不会是那个小少爷的家里有权势?”

  “这个,爹也不知道。”冯青金摇摇头,“不过不管因为什么,这丫头我就是觉得以后不会平凡了。所以你们也要听我的话,能和白雪那丫头交好的,就尽可能的交好,即便是不能交好,也不能和她闹翻了,知道吗?”

  一看当家的事真的认真了,冯季氏自然也不会再多言语其他,只是点点头,然后招呼着一家人坐下吃饭。

  早就已经离开冯家的白雪自然不知道冯家这会儿发生的事,此时的她正琢磨着要不要明天跟着冯青金去镇上的功夫,去给于记客栈送趟青菜。

  虽说每次送青菜也赚不了多少钱,可聊胜于无,多了总比少了好。

  再一个白雪也想再买些米面回来,别人给自己家盖房子,可是要供饭的。如果不供饭,那就要加工钱,白雪里外里算了算,还是自己供饭合适,毕竟,青菜不要钱,就只是买些米面而已。

  远远的看着茅草房,白雪的心情沉重了些,同时也想起了报仇的事。

  房子是要盖,但那些恶人自己也不能放过。

  郭平已经燃了火,只不过不是在灶上,而是在院子里燃了个篝火。

  远远的看着火光,白雪竟然莫名的有些心安。

  这一辈子重新来过,白雪不是没想过大富大贵风光尽出,只是在这一刻,她突然想就这么安稳的过一辈子。

  篝火上烤着今天买回来的排骨,滋啦滋啦的,散发着烤肉特有的香味儿,而火堆旁坐着白雪今天买回来的黑瓷碗,里面咕嘟咕嘟的冒着热气。

  白雪走近了,这才看清碗里面放着的是纯白色的米粥,算不得有多黏糊,可看起来却格外有食欲。

  中午吃的那一碗面早就已经消化掉,这会儿见到这些吃的,白雪下意识的咽了口口水,问向正在忙着往排骨上面抹盐面的郭平,“这些都是你做的?”

  “嗯。”郭平只是应了一声,却没多说别的,甚至连看都没看白雪一眼。

  火光里,郭平专注的神情带着几分难以言情的迷人,白雪只觉得自己的心脏像是突然停住了一般。

  一个晃神的功夫,耳边传来了郭平的声音,“先喝粥,肉马上就好。”

  “啊?哦。”白雪回过神,端起了盛着米粥的碗,也不知道是粥太热,还是火光烤的,抑或是别的什么原因,白雪竟然觉得自己的脸一阵火辣辣的烫。

  下意识的瞥了一眼依旧在忙着烤肉的郭平,白雪心中小兔乱蹦,脸越发的热了。

  烤猪排,对于白雪来说算不得第一次,但是在这种环境下烤还是第一次。

  入口后的香味让白雪第一时间想到了如果这是烤羊排或者是牛肉,味道一定会更加的美味。

  这样的想法让白雪的脑海里瞬间浮现过了一个想法:开一家烤肉店!

  听周老汉说的,这里吃牛羊肉并不违法,只是做法不对,导致了能接受的人比较少,再加上价格也不便宜,所以普通老百姓是想不起来吃这个的。

  可自己手里有手艺啊,只要处理得当,牛羊肉根本就是难得的美味。

  白雪扯着嘴角嘿嘿傻笑,看得一旁的郭平眉头紧皱:这人是被刺激傻了吗?

  吃了饭,把黑瓷碗清洗一番,郭平往里倒了水,重新放在篝火边上继续坐着,同时对白雪说道:“等会儿水热了就可以洗脸了。”

  白雪喜欢用温热的水洗脸,这一点郭平已经注意到,所以才会有这样的安排。

  如此贴心的安排,让白雪又想起了自己刚刚的脸热,竟然止不住的心虚,随便应了一声,便转身走向了房后。

  郭平以为白雪是去了茅厕,也没多问,只是等白雪再回来的时候,却看到白雪的手里竟然拎着两大块猪肉。

  看着那猪肉的模样,分明就是之前打的野猪肉。

  看到了郭平眼里的疑惑不解,白雪一阵心虚,但还是强撑着说道:“亏了我有先见之明把肉都藏起来了,这要是被人也偷走了,等盖房子的时候还得买新鲜的,得多花多少银子啊!”

  郭平微微歪头看着自言自语的白雪,根本没有要开口去和她说话的意思。

  白雪自言自语的好了一会儿,都没得到回应,觉得更加尴尬,索性把猪肉放在已经灶台的空处,然后一屁股坐在铺好的草垫子上生闷气。

  即便是这样,郭平依然像是没事人一样,看着火,烧着水,一声不吭。

  最后还是白雪自己被自己开导好了,自己是个正常人,对方不过是个脑袋不灵光的傻蛋,自己犯的着和他生气吗?

  想开了,想通了,白雪这才重新出了屋子,对郭平说道:“明天一早村长大叔过来,你先在家收拾,把东西都收拾好了,然后晚点咱们去镇上。”

  郭平嗯了一声,依旧没说别的。

  这一晚两个人过得倒也算是顺当,除了半夜冻醒,郭平起来在屋里的空地燃了小小的一堆火,之后又重新睡下外,白雪甚至一点都没觉得睡地上和睡炕上有多少区别。

  冯青金第二天还真是一大早就赶过来了,甚至还拎着个篮子,篮子里面放着一个半大的瓦罐,以及一小碟咸菜和四个成年人拳头大小的杂面馍馍。

  离着远远的,白雪就听见了冯青金的疾呼声,抬头一看,却见对方正急匆匆的朝着自己这面跑。

  “村长大叔,你吃早饭了吗?我们正好要做早饭,你也吃一口吧!”白雪拿着布巾把脸上的水擦干,“不过我们现在也做不了什么,就是些米粥,村长大叔不嫌弃才好。”

  冯青金跑得有些急了,这会儿有些喘,听了白雪的话,忙摆摆手,缓了两口气,这才说道:“丫头,你家这房子是咋了?咋还塌了?”

  “我也不知道。”白雪耸耸肩,显得有些无所谓,“要不是因为它塌了,我也不能急着盖房子。”

  “丫头,你们人都咋样?没碰着吧?”冯青金这会儿只是一阵阵后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