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九十三章 一人独行 身后千万

作品:深山中的修道者

    令人心颤胆寒的山中百兽竟然怕一只大黄狗!

    这匪夷所思的画面硬生生地充斥进成千上万人的视线中。

    让人震惊之余,又觉得大跌眼镜。

    “嗷呜…”

    山道上,隐约传来大黄的嗷嗷叫声。

    这片山脚平地的百兽已经被它驱赶走,它又跑去了山道。

    惊慌失措的人们开始慢慢平复此时的心情,心悸地四处打量,生怕还有野兽潜伏着。

    此时,庙会一片狼藉,哭喊声起起落落。

    有人的同伴或亲人运气不好,被野兽伤了性命,哭的痛不欲生。也有人在大骚乱中冲散了,找不到同行的家人同伴,在着急地喊叫,惊慌失措,生怕对方出了什么事。

    而安然无事的人,则心里在暗暗庆幸,没出什么事。

    众生百态,皆可以在其中窥见一二。

    而刚经历百兽夜袭的恐慌,稍微平静下来的人群,此时哪里还有玩兴之志,巴不得早点儿离开这地方。

    有些人着急蛮慌地想离开,却被别人劝住。

    “你们现在离开太危险,那山道上也有野兽,还是等那只大黄狗把他们赶走,过段时间再说。”

    人们不由想到了那只大黄狗,它去山道应该是去驱赶野兽了。

    下意识地说完这话,又不免觉得惊奇怪诞,一只跟家中土犬一般无二的大黄狗,怎么能让山里的山熊、豹子这些大型野兽都怕。

    这像个大大的谜团,萦绕在他们的心里,如奇经诡诞之事。

    实在想不通透。

    现在,这成千上万的游客,将早点离开的希望全部寄托在一条大黄狗身上,期待对方早点凯旋。

    人们在这种默契的想法下,慢慢恢复了沉默,不约而同地耳朵竖着,听着远方山道上的动静。

    而木桩林附近的这片人群,与庙会里的其他人不同,在他们见到一只大黄狗竟能威慑山中百兽时,心中的惊然已经转化成了一种心潮如火的崇拜。

    那种崇拜,不是对大黄狗,而是对着站着木桩林上的那位青年!

    因为他们之前看见,这只大黄狗是和青年一起的,显然,青年是大黄的主人。

    从青年的惊鸿出现,到展现出令人目眩神迷的手段,再见他手下的大黄狗出来镇压百兽。

    加在一起,对他们这些生长在新思想下的寻常人来说,具有非常强大的视觉冲击力。

    这种实打实的眼中所见,在迅速冲击着他们的三观。

    原来,这世上真有那么一小挫人,隐于世间,与寻常人无二,却有着非同寻常的本领。

    从最先的王承风与王纵云的桩斗,到白衣女子的素袍飞袖,再到两位后天大圆满内家高手与白衣女子的激斗。

    他们就这么一瞬间,见识到了某个世界的冰川一脚。

    也确认了世间真有“武林高手”。

    但这些人终究是衬托罢了,直到最后这位青年的惊鸿出现,将一切镇压。

    人镇压四方高手,犬镇压山中百兽。

    此乃人杰!

    从恐慌中回味过来,一股莫大的刺激充斥在这群普通人心里,转而化作一股虚无的崇拜。

    谁都有让人仰望的心态,都有着叱咤风云,抬手镇压四方的**,是人之七情六欲,不足为奇。

    这些人目光火热地看着木桩上的江小白,有的甚至巴不得立马跪下来,拜师学艺。

    此时,江小白已顾不上白衣女子,点桩而下,往陈渊那班人走去。

    沿路所过,人群自动散开,都望着他,气氛安静。

    面对众人的火热目光,江小白面色平静,走到了陈渊几人的面前。

    此时,陈渊学校部门的人与其他人的表情一般无二,仿佛是第一次认识他一样,其中王田和常中二人还忍不住咽了咽口水。

    这是那位被他们用爱情文艺动作片打趣的江小哥?

    其中,只有陈渊的心情最为复杂,这位“江小叔”给他带来的震撼最大。

    谁能想到,他一直不服,有时还心里嘲笑对方古板、没见过多大世面的这位江小叔,竟在今晚让他见识了自己的渺小与无知。

    人外有人,天外有天,爷爷曾告诫过他。

    “哥哥,你刚才好帅。”

    安静的气氛,被一声乖娇的奶萌声打破。

    江小鹿拍着小手,小脸直笑。

    有哥哥江小白在的地方,小丫头好似很安心,并没像其他小孩那般吓的哭喊。

    江小白把她抱了回来,安静笑着摸了摸她的头。

    “走吧,下山!”

    他对陈渊望了一眼,轻声说道。

    说完,就抱着小丫头往外面走去。

    陈渊一行人相互望了一眼,什么也没说,安静的跟在后面。

    江小白所过之处,人群分散而开,随后人如蜂拥般跟在了后面走。

    木桩林上,那位刚才莫名流泪的白衣女子远远望了江小白一眼,随后从木桩上跳了下来,跟在了人群中。

    她的异动惊了许多人,但此时没人有心思去在意或是招惹。

    人群中,王齐家一行人,还有王道一行人,也加入了准备下山的人群。

    他们望着江小白的背影,闪烁着莫名异光。

    就这样,江小白走在前头,一群人跟在后面,准备下山。

    许多不知情的游客,见了这场面,觉得颇为怪异。

    最前面是一位青年,而身后一两米,是一大片黑压压的人群。

    好像人群都是跟着这个青年在走。

    难道他们不怕山道上还有野兽?

    不过随众,人多更安全的心思,让跟着的队伍更加壮大。

    后面加入的人,不知为何,看着独自走在人前的那个青年背影,给人一种莫名的安全感。

    很奇怪的感觉!

    直到他们见到了那只能镇压百兽的大黄狗从远处山道跑了回来,围着那青年欢乐打转,这些人才觉得有些底。

    不过,这只大黄狗为何能镇压山中百兽?

    它的主人,这个青年,又是什么人?

    大部分游客都没见到江小白在木桩林中给人带来的震撼,但见识到了那只狗的神奇,所以他们不免对他的主人升起了好奇。

    今晚,这雪山有太多意外,注定会轰动全国。

    …………..

    月色下,安静的山道中,

    一人、一犬独自走在月色与灯火间,似闲庭信步,后面则是拥挤的黑压压人群。

    这画面,注定让很多人难忘。

    (周末比较忙,更新晚了,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