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九十八章 清风霁月 杀生长林(求下推荐票)

作品:深山中的修道者

    江小白突然一声不吭地对白衣女子施展捆绑术,绑的结结实实,丝毫没有怜香惜玉的意思。

    白衣女子终究来历太过古怪与神秘,虽然痴痴谜谜,没有表现出敌意,但其本身性子捉摸不透,具有危险性,江小白是不放心的。

    家里有小丫头在身边,而他现在要阳神出窍,去白龙雪山一趟,一个白衣女在身边,不怕一万,就怕万一,怕有变数,于是他只能用看似最简单直接的办法来保证了。

    只见他盘膝坐下后,不管定在身侧,面色惊怒却一时口不能言的白衣女子,六贼扫尘,浑身放松,眉眼低垂,意识沉入泥丸。

    进入泥丸后,他的神魂几步一闪,消失在泥丸里的白色雾气中。

    随后视线一变,阳神出窍,悬浮在肉胎头顶之上。

    江小白望了被绑结实的白衣女一眼,似有所放心,随后阳神一飘,往头顶风高月夜中飞去。

    黑夜繁星,清风霁月。

    江小白阳神遨游在月夜星空,有清风吹拂,有月色作衬。

    脚下,有万家灯火零星闪烁,如山林萤火。

    月夜下,更多是如墨染的山水画卷,透着朦胧又神秘的轮廓。

    可惜,这遨游四方宇内,俯瞰山水大地,是不能再与老道一起了。

    江小白此时也没心思观这山水月夜,阳神直往白龙雪山的方向飞去。

    他想去求证雪山上的迷雾瘴林到底是出了什么变故,才导致里面的百兽发生了山脚暴乱。

    一御乘风九万里,江小白阳神御着山间清风,破空而行。

    只用了五六分钟,几十里外的白龙雪山便至。

    山下,依旧嘈杂人声喧哗,混乱的场面导致撤退工作进展的很慢。

    江小白立于高空,往山脚下看了一眼,便直往雪山上空飞去。

    身下山林快速闪过,江小白顷刻间便飞至那片山谷

    阳春三月,应是春虫聒噪的时节,只是这片雪山不知为何,聒噪的动静有些大。

    连夜栖的鸟兽都在山林间惊声。

    江小白阳神御空站在那片山谷上方,视线落在山谷中的那片盆地密林。

    他眼神一跳。

    下方树林里,竟有零星火光。

    这火光,在几千米处,荒无人烟的雪山上,显得尤为刺眼。

    是有人惊扰了百兽?

    他心中思忖,往下方月夜下影影绰绰的密林中落去。

    黑夜,对他阳神六识并没有任何影响。

    他落在了一片有火光的地方。

    还未落进,一股刺鼻的血腥气和硫磺味扑鼻而来。

    江小白心眼神念扫了附近的情况,转而面色陡然一变。

    入眼,残肢断尸,血腥场面。

    有穿着军装的士兵,有大量山间野兽,在黑夜零星火光中,闪烁着血腥的画面。

    周围树木都密布着深深的弹坑,似乎之前这里曾发生过一场惨烈的战斗。

    江小白立在原处,眸子微闪,随后神形一飘,快速在山间密林穿梭。

    转眼眼,他到了迷雾瘴林的边缘附近。

    这里的尸体更多,不管是人的,还是野兽的。

    四处弹坑密布,周围树木有零星火光闪烁,仿佛告诉这里曾经发生的惨事。

    怎么这么多士兵突然会出现在这几千米高荒无人烟的雪山山谷?

    为何还偏偏到了这隐蔽的迷雾瘴林,与其中的百兽发生了交火?

    若是猜测的没错,肯定是这里发生的变故,才惊扰了百兽,引发了庙会上百兽夜袭的事。

    雾林外,江小白的眉头紧锁,隐有忧色。

    他完全意外雪山上竟发生了这种变故,庙会上的事,加上眼前所见,注定是一场震动。

    这迷雾瘴林怕是要被发现了。

    说不定还是其中百兽的一场劫难!

    江小白并不是为里面的野兽们滥发慈悲心,也不会,只是他隐约担忧这起变故的起因和后果。

    是有成妖之象的野兽们开始通智,凶性大发,与人类发生了冲突,才导致招来士兵绞杀?

    还是其他?

    他脑子里下意识地想了这么一个原因,似乎说得通。

    为什么他这么想,是因为当初他发现这片迷雾瘴林的异变,见到里面百兽的异状后,便想到将来会发生的变化。

    灵气复苏,诸多事情变化的不可预测,迷雾瘴林中那颗苍天古木上的黑色云团便是变数之一。

    百兽吸食后,渐渐通智,强身,兽性大增,有成妖之象。

    而之后,势必会与自诩为万物之主的人类发生冲突。

    这是不可避免的大世趋势!

    任何人都不能左右的。

    只是江小白能预测,但没想到,事情来得这么突然。

    如果如此,以后的雪山说不定会发生更大的暴乱,危及山中无数寻常人的性命。

    这才是江小白见了此刻情景后,而隐约担忧的。

    “咦”

    江小白皱眉打量四周惨烈情景时,突然轻咦一声,视线落在一个身穿道袍大褂的尸体上。

    诸多士兵尸体中怎么会有一个道士?

    他阳神一动,落在近前,打量起来。

    这个道士临死前,眼睛还瞪大着,似乎颇为惊恐。在他尸体旁边,还散乱着罗盘,木剑、白花花的糯米。

    对方是被野兽咬死的,脖子,胸膛都血淋淋一片。

    但为何士兵中会莫名其妙出现一个道士?

    还拿着木剑,糯米、罗盘这样的道门镇邪器物。

    这就让江小白大为不解了。

    他目光扫到了洒落在尸体身侧,沾满血污的一个笔记本,眼神微疑,随后单手化剑指,往那一指。

    一道无形之力将笔记本打开,露出里面俊逸的小毛字迹。

    似风吹,沾血的纸张无风翻动。

    江小白神念扫动间,满是疑窦的脸上渐渐露出恍然之色。

    这是一位天师道道士的手札,类似于常说的日记,记述着对方灵气复苏后的日常修炼体悟与生活。

    而他也恍然明白,这一队士兵,还有对方为何会出现在如此偏僻雪山。

    原来半月许,有一只从千年古墓中尸变的女尸逃窜到了这里,他们负责灭杀追绞。

    之前自己的猜测是错的。

    他眸子闪烁间,慢慢推演出事情的发生经过。

    绞杀作乱女尸,无意中追到了这片迷雾瘴林,然后惊扰了凶猛的百兽,之后双方发生了一场惨烈交锋。

    他微叹一声,转身望着雾气中浓密黑暗的瘴林,微露锋芒。

    千年女尸么?

    我江小白还没见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