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百九十一章 各方来客、拍卖规则

作品:万界修真行

    ps:还有四天考试。。

    ——

    此时玄明派的灵舟即将降落于金元岛之上,所以整体速度降下了不少,与后方呼啸的飞剑比起来,却是要慢了许多。

    只数息之后,密集如蝗虫般的飞剑便从这灵舟之外呼啸而过,齐刷刷的停在了灵舟之前的半空中。

    剑阵前方的那人身穿青衣,颌下无须,是个生得有几分文士风范的中年男子。此人脚踩一把金光灿灿的飞剑,头发向上挽起,插了个寻常的木簪。

    他站在七剑宗数百人之前,面带微笑的看着缓缓向前行驶的灵舟与其上众人。

    数百名剑宗修士脚踩飞剑,平稳之极的立于半空之中,整整齐齐的列了个雁字阵型,自有一种摄人的威势传出。

    灵舟之速缓缓降低,片刻之后,在距离那中年男子身前数十丈内停了下来。

    灵舟之内,程青衣的声音幽幽传出,说的是:“金三川,你这小儿不在门中好好修行,争取早日成就大修士,却又跑来这里凑什么热闹?”

    被程青衣称为金三川的男子身后剑修们面色齐齐一肃,眼中露出凛冽之色。

    锐利的剑气随着他们的目光生出,汇聚成一柄巨大的透明剑影,朝着玄明派灵舟直斩下去。

    灵舟中传来一声轻哼,不见任何灵光亮起。那把看起来威风凛凛的巨大剑影,便在这一声冷哼中寸寸碎裂,化为飞灰。

    玄明派弟子面色大震,方才被剑阵所夺的意气稍微恢复几分。

    剑宗弟子们则是脸色再变,似乎还想有所动作。

    身处众人之前的金三川却缓缓摇了摇头,随即肃容开口道:“金三川在此拜见青衣真君。”说完此言后,他竟真的拱起了手,对着不远处的灵舟遥遥一拜。

    众多剑修眼中露出疑惑与不满之色,不明白为何自家的剑尊会对玄明派的修士如此低声下气。

    “拜我作甚。”程青衣依旧不肯现身,只是说道:“既已拜见完了,你们且快些让开路罢,那么多飞剑明晃晃的挡在前面,我忒也难受。”

    众剑修脸色再变,隐隐又有剑气离体,作势欲发。

    金三川却对着后方挥手道:“你们且先撤下,我要与青衣剑主稍叙片刻。”

    他这次没有称呼程青衣为“真君”,而是称之为“剑主”。后面的剑修们听到这个称呼后,脸色都是大变,都露出几分骇然与了然之色。

    在这玄英界中,能够被称为剑主的,便只有姜澜剑一人而已。什么时候玄明派也多了个剑主了?还是他们都没有听说过的元婴大修士。

    不过剑宗弟子最讲规矩,剑尊有所令下,他们便纷纷调转剑身,朝着金元岛飞去了。

    那金三川的身影一闪,便进入灵舟之上。灵舟外面青光灿灿的护罩竟闪都没有闪一下,任凭他这个外客闯入。

    灵舟中间,某间楼阁的大门无人自启。

    金三川步入其中,留下面面相觑的众人。

    阁楼大门关闭,灵舟微微一震,却又缓缓的行驶起来。

    不远处,金元岛风物雄奇,缓缓映入众人的眼中。

    一盏茶功夫中,灵舟在金元岛某海滩半空静止不动。

    下方,数百名剑修列站成阵,一片肃穆。

    这海滩广阔无比,李牧等人站在灵舟上往下看去,顿时便看见了数以千计的各类妖修在剑修对面站着,无声对峙。

    剑修之后,也已有其他门派的弟子们早早到来,正安静的站着。

    灵舟停止之后,程青衣的声音传来,吩咐道:“灵霄、灵通二人为首,将弟子们带去下方等我,切记不要让人挑动事端、横生枝节。”

    灵霄、灵通二人领命,各自大秀一甩,便将船上的化凡期弟子带到下方海滩上某处。

    身穿青衣的筑基期修士们则是紧随在后,各自御气或是御器飞下灵舟。

    下一刻程青衣与金三川二人的身影从灵舟中飞出,将灵舟收起后,两人的身形一动,便消失了踪影。

    李牧随同队伍站在七剑宗数百名修士侧面,沉默的观察着场中众人。

    群妖眼中流动着奇异而又斑斓的光芒,紧紧的盯着这边的人族修士们。

    在李牧等人的身后,是数十名身穿黑衣的修士,看那装束应该是玄明派的老冤家,华阴宗之人。

    除此之外,再往后些还有一群身穿灰衣的修士,想必就是那西方灵木派的人了。

    此外还有一些来自修真家族的修士零零散散的站着,到的此处后,各派的弟子们都变得十分沉默,彼此间也没有了那种和善的气氛了。

    归根结底,进入那罗仙岛后,他们都是竞争关系,还是不要表现得太过亲热的好。

    ……

    在李牧观察着旁人的同时,华阴宗的修士中,也有一道目光落到了他的脸上。

    与此同时,七剑宗的弟子中,也有三个人将视线凝聚在了李牧的脸上。

    李牧似有所感,目光划过人群,准确的落到那几人身上。

    王剑飞,苏玉景、苏玉倾,这三位剑宗天才弟子,竟然都在今日来到了此处。数载时光过去,他们的修为也都没有突破化凡境界,全都保持在了化凡顶峰的水准。

    在他们的背上,各自都背负着一把神光各异的长剑,长剑中有一股莫名的气韵,与他们身上的气息联系到了一起。

    除却苏玉倾以外,另外两人也都在时隔数年后,成功孕化出了自己的飞剑。

    这三人看见他的目光后,除了那苏玉倾依旧是一片漠然之外。苏玉景却是目光一凝,露出几分挑衅之色。

    那身材矮小的王剑飞却是微微一笑,冲他点了点头。

    李牧也对他客气的笑笑,点头致意。

    站在王剑飞身旁的苏玉景脸上有不忿之色,似乎还想做什么表情,李牧却已经扭过了头去。

    这时突然有人抬起头来,将目光转向天空中某处——

    远方海平面尽头,突然出现一个小小的黑点。这黑点迅速变大,以极快的速度接近着此处。

    来得近了,众人才看清那黑点的模样,竟是一艘十分华美精致的灵舟。

    这灵舟通体呈现半透明之态,犹如水晶铸造,其上雕刻有精美的亭台楼阁,但那些楼阁明显只是装饰之物,并不能用以住人。

    在这灵舟的外部甲板之上,整整齐齐的站立着近百名姿容各异、气质万千的女子。这些女子个个皆是容貌秀美之人,其中不乏容颜绝世者,顿时吸引了下方大量的目光。

    李牧心中微动,他的目光越过众多女子,落到某人身上,注目片刻后,他低下了头。

    他的心中有些疑惑和担忧,没有想到数年过去,吴念伊竟也没有筑基,而是停留在了化凡顶峰,并且也来到了此处。

    各派中除了一定数量的筑基期和金丹修士外,带来此处的化凡期修士,很明显都是要参加血妖试炼的。

    而这个今年只有二十来岁的小姑娘,即便她天赋再强,又怎能在那危机重重的血妖试炼中保全自身呢?

    只不过片刻之后,李牧又自嘲的笑笑,也许是自己想多了吧。落月宫既然将她带来了此处,便说明对她有信心,也许吴念伊的实力,已经远远超出了自己的意料。

    不管怎样,在进入那罗仙岛后,自己好好的照拂一下她就是了。

    正好数日前他将钱越的那种可以改变人的气息的妙法全都记了下来,进入罗仙岛后,还要好好实验一番。若是可以施行的话,也可以以此法帮助一下那小姑娘。

    落月宫女修们的到来引起了在场众人小小的骚动以后,很快就平息了下来。

    而妖族那边则是一直紧紧的盯着七剑宗的修士,对于落月宫女修们的到来,只有少数妖修注目,也很快就移开了目光。

    人族与妖族之间天然的敌对关系自古有之,这世间只要还有二族的修士存在,这样的敌对关系便不会终结。只是随着时间的流逝,两族之间互相的敌意都被克制了下来。

    在玄英界中,双方都遵循着先辈指定的准则,尽量做到了互不相犯——而血妖试炼,便是诸多隐性规则的表现之一。

    也只有在血妖试炼中,两族的修士才能放开所有的顾忌,生死相博。

    人族二族皆是万物灵长,但是相对人族,许多妖修的天性暴虐,性喜杀戮。所以妖族这边,有许多元妖已经迫不及待,想要进入罗仙岛中,尽情的杀戮人族修士——甚至是其他山门的异族妖修。

    就像人族门派这边互有恩怨与防备一般,妖族的三大山门之间,也多有猜忌和不满。特别是近千年被七剑宗狠狠压制的鹰愁涧,一直对北泉山和金元岛多有怨恨。

    这种怨恨已经积累了千年之久,一直都没有爆发。近来整个玄英界风声鹤唳,多有传闻血妖试炼后七剑宗就会全力出手,将鹰愁涧彻底抹去。

    鹰愁涧的妖修们又惧又恨,隐隐都有大难临头的感觉。所以这次罗仙岛的血妖试炼,恐怕将会是历届最为混乱的一次,不知要死伤多少两族修士。

    如今各派均至,各派首领都已不知去向,明显是去商讨开启罗仙岛之事。留在此处的两族修士们互相对峙着,人族这边一直隐忍,奈何妖修们频频以挑衅与侮辱的目光与动作相对,有些脾气火爆的修士却也不甘示弱,开口大骂起来。

    有人领头,其余火气重的修士也按捺不住,加入了骂战之中。

    前面说过,许多妖修都掌握了人族的语言,所以听到骂声后,也纷纷还口。若不是有在场的长辈节制,估计已经有妖忍不住跳上来动手了。

    在场人妖二族修士,除却七剑宗自持身份、落月宫避得较远、金元岛不语人言之外,其他各派的两族修士们纷纷对骂,各种污言秽语层出不穷,听得李牧啧啧称奇。

    李牧身边,有不少玄明派的弟子也加入了对骂之中。他观前方,甚至筑基期的弟子们也加入了进去,只有为首的金丹真人们保持着平淡的表情,既不阻止弟子们骂妖,也不参与进去。

    这时候,站在他身旁的刘先远淡淡一笑,对李牧传音道:“李师弟有多不知,每一次血妖试炼之前,各派的长辈们都会去先行会面,商讨开启罗仙岛、定下赌斗等事,便会将门下弟子留在此处。”

    “留下来的这些修士们,有要参加血妖试炼的,心中难免忐忑,所以多会参与骂战,用以清除心中的恐惧;而不能参加血妖试炼的筑基期修士和蛮妖们,则是以骂战稍减心中的郁闷。这数千年下来,骂战已经成为了血妖试炼的一个传统,所以宗门长辈们是不会干预的。”

    李牧脸上露出恍然的表情,他看着那些骂得脸上青筋都绽起的同门弟子和其他门派的修士,眼中不觉带上了几分悲凉之色。

    这些参与骂战的修士们,多半在进入那罗仙岛后,便可能会永远的留在上面,再也回不来了。

    而他正是其中之一。

    ……

    半个多时辰后,天空中光芒一闪,接着出现十余人。

    这十余人分两边站立,泾渭分明,每一人身上都散发着深不可测的气息,很明显是各派的元婴期修士和妖王。

    修行至化形期的妖王们除却遇上强敌,平时一般都会化身人形。

    程青衣、金三川这二人也在其中,除此之外,人族这边还有一名老者、一名头戴面纱的女修和一个浑身黑衣的中年男子,以及一个身穿灰衣的面具人。

    妖族那边则有九人之多,其中之一却是李牧曾在北泉山见过的啸月族妖王。

    这些站在玄英界修士顶峰的修士们分作两边,站在空中隐隐对峙着。

    下方已是一片寂静,没有任何修士敢继续开口。

    过得片刻后,却是程青衣首先开口道:“现在已经到了门下弟子之前,要做如何赌斗,还请诸位妖王、真君拿出个章程来,本座今日来此,可不是看你们诸位争吵的。”

    在场的妖王和元婴真君们互相对视一眼,却都没有反驳程青衣的话语。这也从侧面说明了程青衣此人的修为,在这些修士中应是顶尖之辈。否则的话,这些妖王和真君哪里有得了他如此呵斥。

    场下更是十分安静,都用敬畏而又怪异的目光看着天空中的程青衣。(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