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彩鹢小说网 www.chuangyunx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陆峥的手,缓缓放开,故意在一个只有周文渊能够看到的角度,让棋子的粉末随风飘散。

  看到这一幕,周文渊的眼睛陡然一瞪,疑惑的看着陆峥,有点无法理解这种行为。

  可是,过了仅仅几秒,他仿佛想到了什么,满脸的难以置信,像是看怪物一样,看向陆峥。

  年仅二十一岁,就能成为世界围棋第一的人,自然是聪明到了极点。

  周文渊马上就想到了,陆峥刚才手里握着的是两枚棋子,只是其中的一枚,被他只能捏碎了。

  这副围棋是周文渊自己带来的,也是他最喜欢的一副围棋。

  每一颗棋子,都是最上等的云子,用玛瑙、琥珀等数种宝石,用特殊工艺高温融化,炼制成这一颗颗小小的棋子。

  在古代,云子材质的围棋,是上贡给皇室使用的贡品,非常的珍贵。

  他这副围棋更是上等的云子材质,硬度堪比普通的蓝宝石,居然被陆峥徒手捏碎。

  这是示威,陆峥一开始就不准备在棋盘上战胜周文渊,而是采取攻心战术,让他心灵崩溃,自己认输。

  “你吓不了我的。当年,我与本因坊荣一,进行十番棋大战,他的身后站着九位日本武士,光是散发出来的强大气息,就能把普通人吓得尿裤子。然而,我和他下了十八天。”

  “到了我这种围棋境界,早已把心灵磨练到了坚如铁石。只要我手里拿起棋子,任何的干扰都是在白费力气。”

  周文渊云淡风轻的说道。

  手持棋子的他,和平时的他,完全是两个不同的人。

  啵!

  周文渊第一手,下在了星位,非常传统而常见的下法,所谓是“金角银边草肚皮”,占据棋盘的四个角落,是最省时省力。

  “该你了。”周文渊说道。

  开局是最容易看穿对手的时候,像他这种九段国手,只要对方一落子,就能立刻判断出用意何在。

  陆峥右手伸入棋筒中,在他拿起棋子的一瞬间,爆发出恐怖滔天的气息,就好像一座太古神山拔地而起。

  周文渊只感觉,眼前长相普通的陆峥,仿佛在一瞬间,化身成为万丈高大的盘古巨人,头顶苍天,脚踏大地,只要轻轻吹一口气,就能让他灰飞烟灭,死无全尸。

  啪!

  陆峥一枚白子落下,直接落在棋盘中央的天元。

  小小的一枚棋子,轻轻落下,却如同一座巍峨高山,轰然砸落下来。

  棋盘不动,可是整个舞台却随之剧烈一震,整个广场都动摇起来。

  “地震、地震了!”

  不知道是谁先喊了起来,这种恐慌的情绪,如同瘟疫般迅速扩散,台下上千人,全都如惊慌的鸟兽,四处逃散。

  一子落下,地动山摇!

  这种恐怖的场面,就连周文渊都从来没有经历过。

  而且,这一枚棋子,还是落在了天元上。

  在围棋当中,开局就落子天元,是在看不起对手。

  “你,不是我的对手!”陆峥淡淡说道。

  周文渊心脏突然一揪,脸色变得非常难看。

  攻心战术,他见得太多了。

  可是,像陆峥这种一子落下,就地动山摇的攻心战术,他连听都没有听说过。

  这已经不是在下围棋了,而是把一头猛虎,摆在你的面前,直接张开血盆大口,随时都可能把你一口吞下。

  “继续!”

  周文渊强压下心中的恐惧,占据第二个角落,按部就班的开始布局。

  啪!

  陆峥再一次落子。

  临时搭成的舞台,再一次剧烈摇晃,那些钢架子发出了咯吱咯吱的刺耳声响,好像随时都可能整个倒塌。

  而那枚棋子,更是深深陷入坚硬的桐木棋盘中。

  “我最多下七步,你可以有两种选择,要么输,要么——死!”陆峥淡淡说道。

  “死”字一出口,周文渊心脏都随之猛然一抽。

  他勉强的把手伸进棋筒里,想要拿起棋子,却发现自己的右手,一直在不停的发抖,根本无法控制。

  死!

  谁不怕死?

  周文渊知道,眼前的男人,并非是普通人,他说的话,也不只是简单的吓唬。

  一子落下,就能地动山摇。

  这种实力,别说是本因坊荣一的那九位武士了,就算是九十位、九百位,恐怕都还不如眼前这仅仅一人!

  “继续!”

  周文渊咬上牙关,嘴里一股淡淡的血腥味迅速散开。

  他不想认输。

  一个整整两年,没有输给任何人的世界第一,怎么可能输给眼前的门外汉?

  啪!

  陆峥的第三枚棋子落下。

  钢架搭起来的舞台,摇晃得更加厉害,那块巨大的看板,轰然震落下来,重重的砸在了地上。

  还好这时候,观众都逃光了,台下只有江诗若一人,远远的站着,仍然不肯离开。

  要不然的话,光是这块大看板,就可能砸死砸伤数十人。

  “第三步了,你还有四步棋的时间可以考虑,输,还是死?”陆峥冷漠的说道。

  滴答!

  周文渊的额头,第一滴汗珠,落了下来。

  他莫名觉得非常口渴,喉结滚动,吞了吞口水。

  “我、我不会输的。”

  周文渊强撑着身体,再次把手,伸入了棋筒中。

  哗啦!

  他拿起棋子的时候,手上一抖,不小心把整个棋筒打翻。

  数百枚棋子,叮叮当当,掉的满地都是。

  只是取一枚棋子,却把棋筒都打翻了,这种失误,就连刚学围棋的小学生都不会发生。

  然而,身为世界第一的周九段,却发生了。

  现在的他,连取棋子的手,都已经拿不稳了。

  呼——

  呼——

  呼——

  周文渊大口的喘着粗气,瞪大的眼睛上,一条条血丝,逐渐开始扩散。

  死!

  真的会死!

  有史以来,他第一次在棋盘上,感觉到了死亡的威胁,每一次落子,都如同在悬崖边缘跳舞,也许下一秒就可能是死无葬身之地。

  周文渊极为勉强的挪动身体,想要捡起地上的棋子。

  嘭!

  他倒在了地上,身体像是失去了重心,无力的倒在了地上。

  周文渊嘴角微微抽动,不甘的泪水从眼角缓缓滑落。

  “你,赢了!”